俄羅斯學員:修煉的幸福

【明慧網2000年10月15日】 大家好!

我叫伊萬,來自莫斯科。我是去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得法之前,我從來也沒有煉過甚麼氣功,是個實實在在的現實主義者,滿足於人生中自我所達到的成績,很著重於我那時所認為的誠實、自尊和對親人、朋友及家庭有責任感等品質。

我從小的時候就覺得,一直有人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幫助我,事實上在發生一些困難時候,我感覺總是有一個無形的力量指引我脫離險境,同時我感覺到,當我所做的一些壞事積攢到一定時候,就會遭受到同等大小的不同方式的懲罰。在遭受報應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但在內心裏清楚地知道所發生事情的原因,我所做的壞事在我的頭腦裏清晰明朗地反映出來,那時候真的感覺到悔恨。現在我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情了。

在我的一生中我常常問自己一些不尋常的生命意義的問題,當然我從沒找到答案。可當我想和別人探討我所感興趣的題目時,卻找不到能夠談到一起的人,朋友和熟人感興趣完全是別的事物。

而且在我的生命中,我在2年級時候就開始學習中文,還有一定的天分,我學得一點也不費勁,但和其他孩子一樣我並沒有用足夠的時間去學習它。小學畢業後,我幾乎忘了中文,光想著掙錢和照顧家庭,可偏偏又有人在指引我去學習漢語。我認識的朋友的嬸嬸是中文教師,他們就說服我重新開始學習中文。我同意了便又重新開始回憶所學的,可我一學就從早到晚地著了迷,怎麼也撂不下了。過了一段時間我認識了很多中國人並和他們在一起工作。

在生活中我還算一個比較善良的人,不算壞人,起碼我的朋友都這麼說,我總是喜歡幫助別人,有一次,晚上從野餐回來,因為喝了酒的原因大家吵翻了,我坐在廚房裏想到人的生活瑣事便出聲說道:「當個好人怎麼這麼難啊!」我覺得我的話「上面」聽到了。

過了不久,一個認識的中國女孩給我的朋友拿了一本《轉法輪》,我的朋友那時在學太極。我就問她這是甚麼書,她知道我是個現實主義者,回答說這書我看不了,但我堅持把書要了來看,從這個幸福的時刻之後,我再也沒有和這本書分離。

真是見到了光明,對我已經僵硬的道德和人生觀念來說就像大爆炸一樣。對我來說就像獲得了新生一樣,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讀完第一遍《轉法輪》時的感受,所有幸福、磨難的意義在我這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獲得了嶄新的真正的含義,李老師在《轉法輪》裏寫到,「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就這樣我開始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修煉大法後,我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雖然我以前搞過體育身體很健康,可一開始修煉我感到了身體上無法形容的輕鬆,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活力。

往年我每個夏天都去莎磁克市的農村,大約離莫斯科400公里的路,每次我開車去那裏都感覺疲勞,可打我修煉1個月後我很輕鬆地開車走完了路程,一點也不像開了400公里的樣子,有意思的是,我的妻子在路上也不感覺疲倦了,雖然她不光是沒有煉過功,而且在最開始非常反對我修煉:一聽到法輪大法的音樂,她就開始喊罵,好像我幹了大壞事似的,所發生的和師父在書中《轉法輪》寫的一模一樣,而現在我們帶著微笑回憶那段時光。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我的抽煙、喝酒的毛病自己就消失了,我都覺得很驚奇,能怎麼輕鬆地就戒掉了,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能這樣子。一天早上起來,我突然覺得我不再需要抽煙了,又過了一段時間,酒精的味道讓我簡直受不了。

我愛急躁的性格變得安靜和平和了,以往我對朋友激烈的批評變成了耐心的建議,說服爭論對手和想要證實點甚麼的想法,變成了學會聽取別人的意見、在談話中汲取別人有價值的意見和理解對方,不再執著地顯示自己,甚至變得有點靦腆了。

我的女兒看到師父比我還早,那時我除了書裏照片之外,還不知道師父甚麼樣子呢,她們告訴我在夢裏見到了師父,很詳細地給我描述了一番,穿的甚麼,怎麼教她們煉法輪功的動作。雖然她們還沒有成修煉人,可一提到法輪大法,我就看到,她們很認真地對待大法,我的小女兒10歲,她告訴我說:「我還想去玩、看動畫片,要是修煉的話,得真真正正地用整個身心,那樣才能夠達到甚麼。」

修煉的時光很快,我和其他中國學員、俄羅斯學員努力地在莫斯科建立煉功點,雖然人不多,可煉功點的氣氛非常的好,來我們煉功點煉功的有從以色列、獨聯體其它城市和州區來的,我們發給他們大法的書籍和資料,我們交流了很多修煉的體會和對法的認識,那時候中國老學員給了我們剛剛修煉的新學員很大的幫助,他們給了我們很多大法的資料,矯正我們的動作,回答我們一大堆學法中出現的問題。當然現在回頭一看,有些地方我們做的不十分盡意,我們不足的原因主要是我們有沒放下的執著和常人心起著作用,和對法理解的不足,沒有妥善地組織好煉功點。

我個人看來,在洪法上的障礙是我對法從最初人的角度來認識的原因,也成了我在修煉中繼續提高層次的阻礙,當然一下子達到能夠在法上認識法是很困難的,帶著人的觀念去洪法是更困難的。雖然我覺得我可以把自己看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可現在想起我自己來,我明白了只有在各個方面的言行舉止、處世為人都能做到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標準才配得上是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做的每一件事情、和周圍人的關係包括親人,都要從法上來對待,我悟到在心裏越是給其它事物留的地方越少,「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面對師父和自己就越來越真摯。為了常人的得失追求洪法,好像是很有意義的,可我覺得這恰恰相反地使自己周圍的人不能得法。

我還悟到,在洪法上個人的修煉也是非常重要的,對法的個人理解越深,在內心裏沒有去的執著和常人心就越少,心裏就越來越純淨、平靜和善良,周圍的環境就越來越適合於讓別人認識大法。有多少有緣人還沒有得法啊,而我們作為法輪大法學員,要盡力地去創造讓那些有緣人得法的機緣,同時也是在我們不放過自身提高的機會。

今年我們汲取了以往的不足,盡力提高自己的認識,不斷地來了很多新的學員,不能說,很多,但新學員一來就能認真對待修煉,對法的認識也很深。

師父在《轉法輪》書中寫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漸漸地發現,我周圍的環境變得越來越祥和清淨,善心的人和微笑多了起來,而壞人不是變得好了一點就是徹底離開了,我的家庭和工作單位的環境也變的明朗起來,越來越感覺到大法在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能夠得法,看到師父指引的真正道路,有機緣走上修煉的道路是多麼幸福啊!

每天讀明慧網關於中國現狀的文章,看到大法弟子表現出來的英勇的氣概,對法的正信和他們所遭受的考驗,我的內心在顫抖。以前我也有過認為中國發生的事情是參與政治的想法,但不斷的學法,反覆地讀師父經文和其他法輪大法的資料,我越來越意識到讓全世界的人民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的必要性,這樣做我們是在制止殘餘的邪惡勢力利用歪曲事實的有關法輪功的謊言做惡害人、玷污大法的名譽。師父在新經文《理性》中寫道:「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 我們的心越純淨,使得隱蔽的那些在正法後新的世界、新的宇宙裏沒有位置的骯髒邪惡越來越少。

得承認得法是不容易的,得法後能為大法做點甚麼,投入身心地來幫助師父正法和驅除邪惡,我逐漸意識到了,師父為我們所做的,他所給予我們的一切是那麼寶貴,師父的慈悲、師父對弟子的珍惜是那麼的偉大。

已經得了法,難道我們能允許自己失掉從骯髒的迷中跳出來、忘掉甚麼叫做業力的機會嗎!

祝願大家都能堂堂正正的走向圓滿,不要在無邊複雜的宇宙中迷失自己,我們的所做所為在擺放著我們在正法後的世界裏最好的位置,願盡我生命的所有感謝恩師!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