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是我們自己創造的

【明慧網2000年10月13日】 我叫噶利娜,住在聖彼得堡,修煉三年了,在同化大法的過程中我悟到了很多也過了很多關。下面我就談一點。

在最後一段時間裏,我越來越明確的認識到:洪法和我的修煉是一個完整的過程。我忽然看到了自己以前對大法只是一種索取的態度。心裏漸漸地有了想為大法做些甚麼的念頭,而且很快這些念頭就轉換為一個清醒的決定,我要去俄羅斯南部的一個城市去洪法。

那裏已經有我們的幾個學員了,而且修煉了不只一年了。但是,別看修煉了這麼長時間,洪法在這座城市裏卻是非常困難,說的再確切一些,這裏還沒有洪法。沒有新學員,沒有集體修煉的環境,甚至書店裏的書都沒人買。

但是,除了本市的居民外,這裏還總是有大量來旅遊的人,很有可能,他們中會有很多有緣人。當然,當地的社會環境也有阻力,這裏的人很封閉,很保守,很講現實利益,一句話,充滿了常人的慾望和恐懼。不遠處就進行著車臣戰爭。人們心中還有著前一段歷史留下的烙印:別看社會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但是人們心中還是像過去一樣害怕當官的,害怕受到別人的注意。所以我們覺得,當地學員的心性提高還真得有個質的變化。

我來後的第一天就感到非常的困難,幾個學員把我當成領導對待,好像是來指揮他們似的,也因此在心理上和態度上與我保持著距離。我當時想,當地的情況雖然很困難,但是在我自己的方面也肯定有阻力。我看到了自己在與他們辦事和講話的確有些「蠻橫」,這些「蠻橫」和自己強烈的想洪法的心不自覺地就抬高了自己。我認識到,任何自己對別人狀態的不注意不但會使自己的行為受到阻力,而且還可能會給洪法帶來損失,所以對不同的人應該使用不同方式分別對待。

我們開始了在室外集體煉功,學法,同時也開始找舉辦師父講法錄像班的場地。但是我們感到了自己周圍像是有堵透明的牆一樣,阻斷了我們所有的洪傳大法書籍和組織煉功點的努力。所有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反對我們。甚至當人們經過我們的集體煉功時,絲毫不感興趣。我想到了,問題肯定在自己,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的狀態肯定又不符合大法了,才會受到這麼多的煩心的事。「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要不我們在自身挖出這個阻力,要不就過不去這個關。在一次坦誠的交流修煉心得與經驗中,我們找到了這些阻力的源頭。其實這些阻力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心裏。每個人都從自己找到了問題,有人執著於洪法的成績,有人怕自己做了事後擔責任,有人看到自己怕見當官的,還有人感到了自己對洪法的無動於衷和懶惰。大家都認識到自己並沒有在心中把法擺到第一位,而是用人的觀念和執著去洪法。「站在法上認識法」是我們提高認識的鑰匙。最後當每個人從自己心裏的磚頭搬走後,那堵阻擋我們的牆自己就倒下了。在我們每個人改變了自己對執著和恐懼的態度後,我們清楚的感覺到內心的震動,我們衝破了這堵牆。我們周圍的一切立即就發生了變化。交流後的第二天,我們就找到了辦錄像班的場地,在室外煉功時,也忽然出現了感興趣的人,書也走起來了。我們感到在自己和周圍產生了一個場,就是大法的環境,這個大法的環境使我們周圍變得自然、祥和。「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師父的這句話在當時真實地給了我力量。修煉的環境是同我們自己的心性連著的,真的是這樣,「一正壓百邪」。

我們當時覺得好像突然換了一個城市一樣,只因為這裏已經有了大法的環境。我們明白了,洪法就是一個我們在大法中修煉的過程,就是說,兩者是一體的,不能將他們分開對待。幾個學員證悟到了大法的真實,也對自己有了自信。

在那段日子裏,我自己還有一個考驗,我當時身體正在很劇烈的消業。那種強烈的病痛的感覺使我非常困難的離開了家。我當時雖然沒害怕,但確實是很擔心,擔心別因此而影響了洪法的效果,擔心因此不能為大法做些甚麼。到那座城市後,有時消業疼的我都想馬上放棄一切馬上坐火車回家。但是一直有一個念頭使我留了下來:「如果這件事我不去做,那麼要等誰來做呢?」。我悟到,自己太過於看重這些病痛的感覺了,以至於把大法的事擺到了第二位。真的是這樣,有些事,如果我不去做,那要等誰去做呢?。我自己想:「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既然我已經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了大法,那麼所有我遇到的一切都肯定是為我好的。我明白了師父說的修煉人所遇到的一切都是為他提高心性的。只是得要正確對待,並且看到自己這個關,自己需要去甚麼執著」。我平靜下來了,並決定留下來,該怎樣就怎樣吧。如果真的該我死了,那麼我怎麼也得死,無論我在哪兒,在家裏還是在這兒。但在這裏我還有機會為大法做一些有益的事。可是很奇怪,我的所謂的「病」在一天半兩天後就消失了,而且再也沒回來。就像師父所說的你們所遇到的只是對你們心性提高有幫助的有好處的。

我通過這次去外地的洪法悟到:我們應該平靜的做事,力所能及的去努力做我們能做的,以免將來後悔自己本來可以做到的卻沒去做。至於事情的結果卻是由天地間許多因素決定的。但我們能做到的是自己創造自己的修煉環境,不能把甚麼事都往師父那裏推,讓師父去做,而應該在人間幫助師父轉法輪。

還有,通過與新學員的交流我們感到,如果我們自己對法學的不好,就會影響煉功點的修煉環境,就是說我們不能做到既能站在法上回答新學員的問題,又能使新學員能接受。一般的來講,干擾我們的是我們的執著和情緒:顯示心,不能容忍別人,和其他掩蓋在維護大法下面的執著。

在我過關的時候,我還悟到了關於人的情。

我覺得在過不去關的時候都是因為人的情。我是從夢中悟到的,那時這樣的夢一個接一個,在夢裏我的親近的人去世了,我和其他親屬在一起。在當時我感到了非常強烈的人的情,那種因為失去而產生的巨大的悲哀。我完全沉浸在其中,完全沒有想起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帶著深深的情醒來後,我趕快挖自己,它從何而來。我悟到:我悲哀是因為我人的觀念決定的,我認為生老病死不好,所以我就會為此而悲哀,而且我認為我不應該不悲哀,因為這樣其他人會對我指指點點。當我明白這些後,心裏的悲哀和沉重馬上就消失了。幾天後,我又做了這個夢的續集,又有考驗勾起了我的那些情,而且還有更不好的事,這次我過關了,我想起了我是個大法弟子,沒有被情和其他弱點所控制。我想起了師父講的自心生魔的話:「…看見過世親人干擾,哭哭啼啼,叫你做這個事、那個事,甚麼事都出現。你能不動這個心?」

師父在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我悟到,我的情就是可被魔利用的空子,所以在修煉過程中一定要把它放下。

謝謝大家!

(俄羅斯學員 2000年9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