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地區警察酷刑傷人、超期關押、巨額罰款

【明慧網2000年10月13日】 部份責任單位及個人惡名錄

責任單位:石家莊市新華公安分局 革新街派出所
兇手:分局副局長 蘇明禮 電話:0311─7016653─3489,BP機:96777─1689
派出所長 李成祥 電話:0311─7883523,BP機:96777─1507
副所長 趙志強 BP機:96777─1679;孫志峰(片警) BP機:96777─1507 劉亞章(片警)

罪行簡述:殘酷迫害、無故關押、刑訊逼供、非法抄家.

2000年5月13日,趙文瑜上京上訪被抓回,分局蘇局長坐陣指揮,所長李成祥及其它三個幹警對趙文瑜殘酷毒打,李成祥所長將帶在趙文瑜手上的銬子緊了又緊,還覺的不夠痛苦,就將趙文瑜的手腕放在椅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腳,然後捉住銬子的另一頭來回抻拽,一直拽到人高馬大的李所長,氣喘吁吁地累了,才罷休,又指使其它幹警把趙按在地上用警棍抽打,一直毒打了三個小時,使趙的臀部腫起很高,淤血,全部呈現黑紫色,腿上、腳上多處於血青紫,右手腫起饅頭大小,上面留有警棍的血印,後又被銬了七天七夜,雙手腕銬的有很深的溝痕,至今雖過去幾個月,手腕被銬的傷痕清晰可見。在派出所關押一個月竟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最後還逼家人交3000元保證金。

2000年5月13日,王雲曼欲進京上訪,在火車站被車站派出所抓後,由於王拒報身份,後被分局郭隊長認出;被革新街派出所帶去後,所長趙志強顧不上休息,兇狠地打王雲曼耳光,新華分局副局長蘇明禮連喊帶罵、叫囂這次要從肉體上給你們消業,你活不到今晚12點。5月14晚趙志強和劉亞章以提審為由對王雲曼開始滅絕人性的毒打,劉亞章掄圓胳膊用力抽打王的臉,己數不清打了多少下,王的臉腫了老高,劉亞章還搶走王雲曼身上僅有的50元;沒理由沒憑據,他們後又找來帶刺的警棍;給王雲曼帶上手銬輪番打,一個打累了換另一個打,砰砰的警棍打人聲,傳出很遠,就這樣足足打了三、四個小時,這時王雲曼已不能行走,劉亞章還把王的雙手銬在床頭上。

5月15日,又一輪提審時,王雲曼的全身上下都已腫起,趙志強一邊打她一邊說:「不是打你,是打你師父!」這時片警孫志峰也上來,用腳踹王雲曼,劉亞章一手揪著王雲曼的耳朵,一手半握拳打王的臉、眼睛,最後眼睛周圍淤血,連眼都睜不開(直到15天後眼睛周圍才恢復黑紫色),然後劉亞章又用警棍抽打、杵王雲曼前腳。

5月16日連續第三天的提審,孫志峰警員把師父的法像從書上撕下來燒,王雲曼大叫一聲撲在地,孫志峰等人拿起警棍,打的王雲曼在地上翻滾,這時王雲曼的承受看來已至極限,只是說你們打死我吧,我不起來了,趙志強聽後拿來暖瓶,在王雲曼倒下的地方倒開水,趙志強還叫嚷說把王的孩子帶來,不讓孩子上學,審後派出所的司機,把王雲曼單手吊銬起來,三個多小時,當時王全身上下部是傷,吊銬的姿勢使王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在所裏很多人都看不下去。5月16日又一次提審。也是連續第四次,劉亞章再次打王雲曼無數個耳光後,新華分局政保大隊一副隊長視察工作時說:「把她吊銬起來,一邊拾掇,一邊審。」還說:「把她孩子叫來,不讓上學了。再把她家抄了。」其實派出所早已三番兩次抄王雲曼的家,翻箱倒櫃如入無人之境,(註﹕王雲曼的丈夫患有癲癇病,屬於智殘,孩子年幼,婆母年邁)。後又被革新街派出所非法關押28天,劉亞章還向王雲曼的家人家要了500元保證金後才放王回家。

王雲曼1999年10月17日進京上訪,被抓回後,身上僅有1800元錢被喬所長(喬志民,己調入新華分局,BP機:96777─7438)非法沒收,後拘留15天,因提審時說還要煉功,又被迫加拘留15天。1999年12月6日到北京中辦信訪局上訪,被抓回拘留15天,後被開除黨籍。1999年12月31日再次進京上訪,被抓送石市第二看守所,拘留30天。2000年2月28日,進京上訪被抓,單位開除公職。2000年3月13日,逢兩會期間,被派出所無故關押5天,絕食5天。2000年5月4日因公開煉功被抓......2000年5月份曾2次被抄家。2000年6月30晚被騙到派出所,後被關押,絕食3天後,7月4日由居委會保出,受居委會監視。7月7日,辦事處、居委會、派出所共六人給王雲曼做工作,逼著寫不上訪的保證,王沒寫又被關押派出所,並沒有任何法律文件,王絕食七天,7月14日晚11點放回家。2000年7月18日,派出所人去王雲曼家,王不開門,後來他們拉電閘,王以為停電,剛開門三、四個人蜂擁入門,把她抓到派出所。趙志強所長對王又打又罵,逼她在「監視居住證」上簽字,後又讓在場的每一個幹警扇王雲曼兩巴掌再送下去。王又被劉亞章揪著耳朵,段司機拽著手強行按手印,7月27日放出。

2000年7月18日,因迫害法輪功過周年之際,革新街派出所,以問事為藉口,把煉功人騙到派出所非法無故關押,其中還有:

王玉英,7月18日被關押,7月27日放出;張培榮,7月18日被關押,7月23日放出;於立英,7月18日被關押,7月23日放出;張素卿,7月19日被關押,7月26日放出。只因怕百姓上訪,沒有任何手續和法律文件,難道就強行從家中抓人、或騙人到派出所,非法關押嗎?

我是一個良心尚存的人,然而我親眼目睹了這些太善良、太老實、甚至是太笨的法輪功婦女,遭受了令人無法想像的殘害,她們竟讓我沒法理解地都忍了,她們外表柔弱文靜,而又寧死不悔自己的初衷,深深地感動了我,讓我萬分敬重,良心迫使我不能再麻木坐視,為這些好人盡─點微薄之力吧,誰願意和邪惡坐在一條板凳上呢?

知情人提供 2000年10月



責任單位:談固派出所
事件指使者:所長 孫志信 電話:0311─5066224─3541;指導員崔建江 BP機:96777─12229
罪行簡述:刑訊逼供、虐待老人
李宗琴,女,57歲,家住郊區北翟營村。因修煉法輪功曾三次被抓被毒打。曾被派出所審訊一天。期間,警察將老人手臂吊銬在上下鋪欄杆上,並扯裂老人的臉頰嘴角;用警棍毆打,致使者人肩背、左臂、右大腿多處大塊淤血。何維成,男,57歲,(李的老伴),同天被提審,也遭「棒喝」。期間不給二老人吃飯,並污衊說:「煉法輪功的不吃不喝。」因年三十晚夫婦二人集體煉功同時被抓,關在石市第二看守所30天,30天後二人同時被轉入派出所,派出所對夫婦二入進行無限期關押,何於3月14日被判勞教三年,現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第五大隊,李在何被勞教一星期後被釋放。


責任單位:裕東派出所 電話:0311─5661524,裕東街道辦事處
事件指使者及兇手:所長張忠志 BP機:96777-1219;指導員杜亞明 BP機:96777─1338
副所長 郭義龍 BP機:96777─1216;幹警 孫祥安 BP機:96777─11387;幹警李潤來 BP機:96777─11386,任警官等;辦事處李主任。
罪行簡述:酷刑折磨、非法關押
事實敘述:

2000年2月5日凌晨三時,辦事處李主任等人把正在家中睡覺的老人鄭萍(女,60歲,家住談固小區50-3-501,退休高級工程師)抓到派出所,拘留18天。拘留期間,2月16日晚7點,派出所副所長郭義龍、李潤來、孫祥安等人將她帶回提審,先是第二次抄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資料,然後讓老人脫掉棉衣,只穿一件單衣,光腳銬在院內,並往腳上倒涼水,數九寒天讓老人站了一個小時左右,又帶回屋內,由李潤來等三、四名警察邊打邊問,打老人耳光、頭,數不清打了多少下,整夜罰站,直到早8點多又提審,這一天一夜的折磨,使老人兩腿像棍子一樣僵直。2000年5月份老人進京上訪,後於2000年7月1日勞教三年,現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四大隊三中隊二班。

2月14日晚,郭義龍所長和姓任的警察審問學員吳學久。從晚9點左右開始任警官用棍子打吳的腿;約打了一百多棍,吳的兩條腿腫得木頭一樣,青一塊紫一塊。郭所長打吳嘴巴子,約打了一百多個,一直到早4點半左右,又把吳上衣脫光,讓站在院子水裏凍著,直到早5點多又叫其到郭義龍的辦公室跪著,這時又上來一幫警察,誰想打就打,誰想踢就踢,一直持續到6點左右,又叫吳到會議室凍著,7點左右才讓吳穿衣服。白天就換於警孫祥安接著審,不審時就將其銬在院內。這樣三天三夜不讓休息,也不准吃飯。警察還強迫學員光著腳,吊銬在院裏和過道裏。金馬小區學員蓋某,男,40多歲,被從家中抓走,警察用木棍猛擊頭部,邊打邊說要把他打成腦震盪。

其他受迫害學員的情況:

孫秉芳,女,57歲,家住談固小區50-4-203,2000年4月進京打橫幅,被派出所送往欒城縣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7月1日無任何理由被從家中帶走;勞教1年,關押在石市女子勞教所四大隊一中隊三班。

蘆冉,女,21歲,99年石家莊市師範專科學校畢業生,大專文化,家住談固小區內配第二生活區4-3-501。2000年5月份進京打橫幅後,在欒城縣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期滿裕東派出所進行無限期監視居住,於7月1日被勞教三年,現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四大隊二中隊二班。



責任單位;友誼大街派出所,橋西區公安分局「2-4」專案組 電話:0311--7027447
作惡者:派出所指導員紀莊才 辦公電話:0311─3013330,BP機:96177─2222; 兩名幹警
罪行簡述:酷刑折磨、刑訊逼供、非法關押

王太和,男,60歲。96年得大法,得法前曾切除一個腎及輸尿管瘤,常年休病假,得法修心後病症消失,今年農曆正月十二派出所懷疑王通知大法弟子公開集體煉功,傳喚審訊後放回。下午又被叫走,將其鎖在鐵籠子裏,晚上10時許,由紀莊才指使,來了兩個年輕幹警,上來就把老人打翻在地,揪住頭髮往牆上撞,後又用毛巾勒脖子,往死裏勒;還輪番打嘴巴子、耳光、頭,約打了100多下,另一人專踹王的小腿外側,企圖把腿踢斷,連踹了幾十腳,兩個人邊打邊說:怎麼我這武功就用不上啊?就踹不折他的腿!這兩名幹警可能是橋西公安分局「2-4」專案組的,帶武功;

穆清蘭,退休女工,50多歲,2000年4月16日,為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進京上訪,被公安抓回後,送橋西友誼大街派出所,非法關押12天,被關押期間曾被雙手吊銬48小時,並且不給飯吃,不讓上廁所,派出所的石所長和指導貝紀莊才,罵起這位老人來像比賽似的一個比一個人下流骯髒,出口就罵,伸手就打,是他們真正的警風本色。最後還要了500元押金才放老人回家。

王瑞芹,女,50多歲。2000年7月1日回老家探親,回家後被友誼大街派出所以:了解點情況,時間不會太長.辦完事送回家」為由騙到派出所後,指導員紀莊才又打又罵,揪頭髮打腦袋,打嘴巴子,把臉打得腫起老高,還無任何理由地把老人銬了九天。打人時肖東新在場。

付錫林,女,52歲。2000年2月16日去坐北京和平請願,被北京前門派出所關押,石家莊友誼大街派出所找付錫林的愛人讓他自己找車,或出2000元租車把付接回石市,回來的路上汽油、過路費、派出所一行人的飯費和友誼大街辦事處他們私人請客吃飯的錢,都由付錫林的愛人結帳,共用去300多元。回到石市馬上開始提審,問她為甚麼去北京,付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叫做好人的......」一句話還沒說完,指導員紀莊才和一位不知姓名的幹警,倆人同時連罵帶拳打腳踢,他們從腮底用拳頭向上打,打太陽穴、打腦門並踢小腿,就這樣邊打邊審,他們問付還去不去北京上訪,還煉不煉功,付錫林的回答很簡單,北京上訪還要去,功還會更好的煉。他們看付沒有屈服,更加兇狠地打付的頭、太陽穴,說是要讓付清醒,一直對付錫林打罵一個多小時,他們才打累了,坐在椅子上。這時付錫林平心靜氣地對他們說了一聲謝謝,惱羞成怒的幹警頓時跳起來,把付的一個胳膊吊銬在暖氣片上,一直從18日夜12點到20日下午,不給解銬。後又關進派出所地下室的鐵籠子裏,因在監視器裏發現付看經文,又把付雙手吊銬在鐵籠子上竟長達85小時,後關拘留所拘留15天。後來,派出所還向付家人索要300元飯費,除拘留所要90元,其餘210元就是付錫林在友誼大街派出所3天多的飯費。



責任單位:興華街派出所,興華街辦事處,橋西區公安分局
作惡者:分局政保大隊隊長李雙文及主管法輪功負責人等,電話:0311─7027447;
派出所所長王建華 電話:0311-3035234 ( 直 撥 ),BP機:96777──2023;
副所長梁雙建 BP機:96777─2066;副所長馬永安 BP機:96777─12138;
指導員吳付才(已調走) BP機:96777─2199;
幹警楊軍 BP機:96777─223I;魏鳴(市局人6.10下來的人)、高有貞等幹警;
辦事處書記韓勝利 電話:0311─7011245、牛書記(家住草場街小學宿舍)、白科長等人。

罪行簡述:酷刑迫害、非法關押、巨額罰款、虐待未成年人。

99年7月20日被關押的有:徐新牧,男,40多歲,河北省政府人事處副處長,7月20日凌晨四點在家中無故被抓,罪名是「涉嫌洩露國家機密」。褚金良,男,50多歲,輕工技校教導主任,黨員,進京上訪被抓,在派出所關押了20多天。

99年10月17日,興華街派出所共關押了17名大法弟子(其個12名進京上訪被押回)。興華街派出所還把6名正在單位上班或正在家中做飯的大法弟子以問事為由騙去關押;7人於5月15日絕食絕水3天後放出,放出時辦事處乘機逼迫弟子家人交2000元才許領人。

2000年7月18日至25日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勒索巨額罰款:弟子一被罰款4千元,弟子二2萬元;弟子三2萬5幹元;弟子四2萬7千元,弟子五2千元;弟子六3萬5千元;弟子七3萬5千元;鐘為2萬元;弟子八3萬元。

現將部份受迫害事件呈述如下:

劉風鳴,女,61歲,50年代中專畢業,黨員,石市郵局退休幹部。去北京上訪,被公安抓捕,背銬雙手,押回石市,一路上不讓上廁所,手腫得老高。被興華街派出所提審時,副所長梁雙建對老人猛打耳光,侮辱大罵,後被送縣拘留所,因老人對法輪功修煉信仰不變,幾天又後又被轉送到石家莊第一看守所,後被判三年勞教。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數所四大隊,受盡折磨。

楊命蘭,女,63歲,中電四公司退休主治醫師。1999年10月中旬因在路邊準備煉功,被公安抓進興華銜派出所;關押兩天後放回家一天又被傳喚,關押2天後送拘留所拘留15天。2000年2月12日進京上訪,被堵在信訪局的幾名公安抓住,押回興華街派出所關押4天後拘留15天,興華銜辦事處和派出所趁機敲詐,要交保證金二萬元,後單位交出。2000年5月11日楊命蘭老人又被派出所非法關押9天。2000年7月份,興華街派出所又將老人家無故關押7天。

王明媛,女,42歲,石市某單位機務員。1999年10月17日同他15歲的兒子(石磊,15歲,初中生)進京上訪,母子二人被押回興華街派出所後,受盡迫害。王被銬在樓梯的欄杆上兩天王夜(有時前銬,有時背銬)。副所長梁雙建提審時,對她大打出手,揪住頭髮推到桌子邊,又揪住衣領對黃打了十幾個嘴巴子後將她推來搡去,毒打完後將其送拘留所拘留15天,後因王在拘留期間公開煉功,又被追加15天。接回單位後,被單位軟禁在郵政公寓8024房間,每天派二人看管,同時強迫王的丈夫不去上班天天陪著,前後共計41天。期間房費高達50元每天,共2050元的費用也讓王個人承擔,單位還從此扣發王的工資。原來每月1300元,現在只發每月260元下崗工資。王元奈只好寫信給各級領導反映情況,興華街辦事得知後指示單位又將王黃軟禁郵政公寓8024房間,並派專人看管15天。王被逼絕食,單位害怕要放人,興華街辦事處趁機向單位索要2萬元巨額保證金,名目是防止黃上訪:如果上訪,則是單位看管不力,保證金全部沒收。單位怕出人命只好交足全部罰金,同時放人。5月11日上午,辦事處以談話為由把黃騙去,早已等候在那裏的幹警魏鳴、高有貞等人將黃押到派出所,後又抄家。由於他們沒有合法手續,黃不配合抄家工作。魏、高二人本想破門而入,後從陽台打碎玻璃鑽進去,亂翻亂拿後將王投入又髒又臭又小的置留室,她只得絕食3天,共關9天才放回。5月底,王利用公休去保定看望病重的母親(事先已經單位同意),兩天後,橋西分局政保大隊、派出所等幹警伙同單位領導來到黃的母親家中,將王抓走,以「涉嫌組織進京上訪」為由,將王不由分說又一次監禁在派出所內,多次提審,逼迫王承認自己是組織者,王堅決不從,同時絕食。派出所威逼不成、又進行利誘:如果轉化,可以恢復自由、恢復工資等,王拒絕。派出所、公安分局見其態度堅決,遂惱羞成怒,給王報請了勞教,未批。王最後絕食7天後被放。7月18日又將黃叫到派出所,強迫寫保證,王不寫,於是被關8天,絕食8天,後才被放。

石磊於1999年10月17日與其母親去北京上訪,母子二人同時被抓。押回石市當地興華街派出所被關押兩天一夜,並多次提審。由於孩子不寫保證書,被興華街派出所以「擾亂社會秩序罪」關進拘留所拘留10天。學校的書記(不修煉,無任何罪、錯)被派出所幹警強行戴上手銬坐進警車「押」到派出所訓話,企圖藉此向孩子施壓。石磊被放後,學校領導迫於壓力不准孩子再到該校就讀,同時派出所每天都沒完沒了地打電話問孩子還煉不煉了,孩子都堅定地說:大法好,我要煉。五六天後,孩子又被傳喚到派出所,還把他銬在樓梯的欄杆上。警察訊問時還踹他一腳,還恐嚇他:如果再說煉,就用繩子捆住拇指後吊在空中,孩子不為所動,仍表示要修煉。幹警氣壞了,又要把他送去拘留所,因當時石市各拘留所關押上訪學員太多,已滿不收,方才作罷,但仍惡狠狠地揚言要送他去少管所。小石磊被銬在樓梯欄杆上竟長達6天,銬很緊,帶手銬的手留有深深的紫紅色印記,有的地方腫起老高,有的地方化膿出血。又被辦事處書記韓勝利帶到辦事處作轉化工作,還把學校書記叫來,後來見其無絲毫轉變,學校書記把其領回,但學校讓孩子寫保證書方可上學,孩子拒寫,從此被迫失學。

褚慶同,男,38歲,自由職業者。1999年10月19日,聽說轄區興華街派出所關押了十幾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出於對同修們的關心便去派出所看望他們,到派比所裏,幹警見來了個「法輪功」,不由分說,帶上手銬,就把他銬在三樓的平台上。因手銬很鬆,褚掙脫後轉身欲走,但被派出所的人發現,叫到一間屋子裏,人民警察如此野蠻、無理是善良的褚慶同始料未及的,兩名幹警圍著他,惡狠狠地對他百般毒打,邊打邊狂叫:「這地方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結果褚慶同被打得呼吸困難。幾天後又被行政拘留30天。

正直善良的尤麗萍,女,34歲,石市四藥股份有限公司職工,原中共黨員(因修煉法輪功被除名)。99年10月27日,單位領導叫她對法輪功表個態,她為大法仗義直言,堂堂正正證實大法,10月29日,被單位領導帶到興華街辦事處,又問她還煉不煉功,她說:「煉!」在場的牛書記、白科長答6、7個人對尤麗萍軟硬兼施,尤不為所動,態度堅定,他們又叫來派出所的幹警把尤麗萍帶帶是手銬抓到派出所後,王所長連吼帶罵地把尤反銬在2樓平台上,姓高的幹警叫尤蹲下審問,審後又把尤麗萍銬回二樓平台直到第二天上午(夜間尤的衣服單薄,冷氣逼人)。後又恐嚇尤的家人要拘留她,突來的驚嚇使尤的母親當晚病倒住醫院,後怕事情鬧大,派出所當天下午放尤麗萍回家;此後興華街辦事處趁機敲詐,向尤所在單位索要3萬2千元,後經單位討價還價降至6千,未果,又降到2千,但此後每月從尤的工資中扣出。2000年5月12日上午因為尤去辦事處找牛書記要非法所扣的2千元擔保金,又被興華街派出所帶走,到派出所不由分說先將她銬在樓梯扶手上3個多小時後送到置留室(當時已有6名法輪功弟子在裏面:黃秀平、楊命蘭、郤麗莉、唐蓮芝、張淑滿、劉素然)並強迫尤在「監視居住」單上簽名,尤拒簽,當天下午尤麗萍和其他6名法輪功弟子開始絕食抗議,5月18日派出所伙同辦事處背著尤向她的家屬再次索要2000元錢後,才放尤回家。



責任單位:裕華東路派出所長安區公安分局、政保大隊 辦公電話:0311-6677321;市公安局曾江興副局長 BP機:96777─10
事件參與者:派出所長潘曉峰 電話:0311─6046975,BP機;96777─19988;孫守成副所長 BP機:96777─1365;指導員賈明升 BP機:96777─1062;民警王殿富 BP機;96777─7060
罪行簡述:刑訊逼供、非法關押、非法抄家

2000年5月9日裕華東路派出所十幾個人闖入大法弟子宋榮珍家,搜走磁帶、大法書及音響,宋被拘禁5天後放回。

張文景,女,54歲,石市長安區東崗頭村農民。今年正月初七晚10點半左右,王殿富和另一民警將其抓到派出所審訊。次日下午,分局、派出所一行10多人來抄家,沒帶手續,當晚9時許老人被放。正月十一下午3時許,市局、分局、派出所一行30多人「浩浩蕩蕩」地抄家並抓人(抄家時無任何手續),因懷疑她是組織者,逼其承認,張寧死不屈,他們便對其施行殘酷的「刑訊逼供」,罰老人站了三天三夜,見老人仍不屈服後賈明升伙同長安分局一幹警毒打張,至使其脖子都不能動了,後把老人押回長安分局,不准親人探望。在這裏,十八名幹警強迫張跪下,只讓其膝蓋著地,同時腳尖必須繃直向上抬起,手也不能著地,雙手必須五指叉開,而且這種姿勢一動也不能動,一動就打,後老人支持不住,賈和分局一人上去一腳將老人踹倒在地,變著法折磨、毆打老人,但老人一直甚麼也不說,最後被關押至石市第一看守所至今。

7月18日晚10點半左右,賈明升帶眾幹警約二三十人氣勢洶洶又一次來張家抄家,宋新來(張的丈夫)及其大女兒、兒子上前善意講理,賈叫嚷著讓手下人把他們都銬上,但幾位小民警嚇得不知如何是好,賈瘋狂地上去就打小民警,喊道:「叫你們來抓人來了,不是來看熱鬧的!」嚇得這幾位小民警趕緊跑到院子裏。賈只好帶著三、四個民警親由抄家,並把宋新來強行帶上手銬,押到派出所裏。7月18日夜,賈伙同孫守成率眾幹警又闖入大法弟子劉坤建、陳平、郭文君等人家中,搜家並抓人。宋、劉、陳、郭等人在派出所監禁80多個小時後,以違反治安管理條例為由送拘留所,拘留15天。



惡人錄河北省石家莊裕東派出所

兇手民警郝志文

大法弟子范秀雲,今年61歲。今年2月4日晚去河北劇場煉功被抓,並拘留。2月12號郝志文去拘留所提審范秀雲,一見面就打嘴巴子,一巴掌上去范秀雲的嘴就直流血。

今年5月12號,為了表達對師父的敬意,范秀雲再次去北京天安門上訪,被抓,5月13日被送回裕東派出所,郝志文發怒,揪著范的頭髮就打,兩隻大手同時打范的肩頭、胸前;叫蹲「馬步」,她61歲,又胖,蹲不好,郝志文不滿意,就揪著范的頭髮往上提,再揪著頭髮往下蹲,頭髮一把一把往下掉,就這樣翻來覆去地折騰,連續48個小時不讓坐,連續打了至少50下,然後再上銬,銬在暖氣管子上,副所長韓增祿打頭。當她摸頭時,腫了,頭髮根帶著血和肉,地上一層頭髮。郝志文30多歲,長的1.80米的大個子。凶殘地打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老太太,其人性無存。還罰款2000元。

在今年2月22日下午,郝志文到大法弟子劉瑞芹家,把她和丈夫抓到派出所,一進門,二話不說,關門就打頭、打嘴巴子,握著拳頭從下往上頂劉瑞芹的下巴顎,把劉打懵了,不知到底為甚麼這樣凶殘地打,後來郝志文問劉:「XX到你家幹甚麼?」劉說:「她是我的親外甥,我是她的親姨。」聽後郝才不打了。與此同時,在另一間房內,她的丈夫遭到兇手民警張建中的毒打,左右開弓,打頭,後來又找來一根拖地桿打,拖地桿打折了,就用半根打,也把他打懵了,張問他:「XX到你們家幹甚麼?」劉的丈夫說:「找我們家孩子玩呢,我孩子是她姐姐,我愛人是她的親姨。」張建中覺得狼狽不堪,但他倒驢不倒架,還不放過他,把他銬在院內,往毛衣裏面倒了六杯涼水來凍他,把他和愛人關了三天才放出來,真是啼笑皆非,窮凶極惡。善良百姓無辜受害。

打人兇手副所長韓增祿

大法弟子邢啟英,2月7日早晨一個人在生活小區煉功,被抓到派出所,銬在窗戶外鐵欄杆上,腳下全是冰,銬了2個多小時後拘留,回來後叫到派出所審問,左右開弓打嘴巴子,韓增祿打頭。

大法弟子梁慧玲(38中會計,已開除),4月18日去北京上訪,天安門打橫幅被抓回派出所後,韓增祿用手打嘴巴子。連續左右開弓10餘下,停下說我打你打的手都疼了。

兇手張新征毒打大法弟子孫秉芳,兇手張建中打賈金明,揪著賈的頭髮打,頭上有一地方揪的沒有頭髮了。

2000年10月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