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讀大法和向內找

【明慧網2000年10月13日】 大家中午好!我叫烏拉基米爾。從烏克蘭的克拉瑪多爾斯克來。

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快三年了。在這期間我有過在法中修煉的各種經歷,下面我想舉幾個例子,也許,會有啟發。

在得法之前的10年裏,我煉過各種東方的格鬥術和各種功法。但這段時間裏,自己那種沒有找到完整的理論的感覺,心裏那種孤寂的感覺始終無法改變,我總是懷疑自己所煉的東西。

1997年7月在我們城市裏舉辦了個中國氣功-法輪功的介紹班。我是從同事給我的報紙上知道的。開始我想,又是一種甚麼新功法,各種功法我已經知道很多了。而且介紹班的主辦人原來教過我其它的功法,當時我總是主張要自己煉,所以因為驕傲的原因我並不想同他打交道。過了一段時間,又是那個給我報紙的同事直接把《法輪功》這本書送到了我工作的位置,而且說,必須下班後馬上還他。我可不是那種在工作崗位看書的遊手好閒的人,何況我根本就不想翻開這本書,但是在我讀完整本書之前,我再也沒能放下他。我讀得很快,就像一個餓極了的人匆匆忙忙的往自己的胃裏塞著食物。兩個小時以後,在我讀完整本書時,才想起來我是在工作單位上班呢,而且在這期間居然沒人打攪我,這本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當時是那麼的激動,甚至並沒有明白多少,我的頭一個念頭是:得趕快與朋友們分享。我也這樣做了。後來,有人給我送來第二本書《轉法輪》。第一遍我甚至無法平靜的讀,但後來就正常了,我和朋友們輪流地讀。

在開始的那段時間裏,排除自己舊的觀念和某些習慣很困難,但是隨著不斷的讀《轉法輪》,一切都自然地去掉了,甚至最後想起過去干擾自己的執著心都覺得可笑。從這一點,我也證實了不斷地讀《轉法輪》是多麼的重要。

修煉兩個月以後,我馬上遇到了考驗,但我沒有過去,而且還是後來才認識到這一點。我當時決定為反對我的工作單位作證,我們單位的一位同事有一大筆款項沒有還,而我是證人。我沒有想到,我們單位的法律顧問科對待我像對待階級敵人似的,他們想通過我這個例子,讓大家知道,同單位鬥沒有好結果。有些人,從我的領導到有的同事,開始恐嚇我,說要開除我或是處分我。我當時很難做到平靜,因為到處都在議論著我,有誇我的,有罵我的。我去找律師幫忙,很長時間沒能平靜自己。通過這件事,我很遺憾地認識到,我還沒有做到根本的忍。而且因為自我保護等情緒的干擾,我沒能消自己的業。

在新年前,我有過這樣一次過關。我幫助舉辦了給職工孩子舉辦的新年祝賀活動,因為活動是在工作以外的時間,所以我們是應該有補助的。活動結束後,公司為給我們(四個人,都是朋友)的補助,讓我們在一張申請上簽字,申請上說我們要求公司給予在醫療中心治病的補助費。我明確表示,騙人的事我不幹。開始大家還以為我開玩笑,但後來看到我真的很堅決,才開始擔心起來。朋友們一會說我真是「有病」,一會說這不是騙人,只是登記方法不同,說最後他們肯定會因為我吃虧。單位領導也參與進來,說我逼他,羞辱他,好像就我誠實,他們都不誠實。我只說了一句:錢我不要了。這個事就這樣過去了,他們最後登記的是我也拿錢了,我也沒有再去理論。這個考驗過去之後,我感到了其他同事對我的尊敬。我悟到:無論任何時候,都要按照大法去做,不能因為常人的「傳統」而改變。

讀《轉法輪》的時候,我想到過吃肉的問題,但我不認為自己是個特能吃肉的人,我只是覺得生活中不能沒有肉。1998年1月14日我的早飯是一點土豆和一塊煮熟的肉,我剛吃一口肉,就感覺像生的一樣,心裏一陣噁心。我開始怪自己不應該這樣挑剔,但接下來情況更壞,我把所有吃下的都吐了出來。我明白了,我現在不能吃肉了。大概過了一個半月,我又覺得自己能吃肉了,但我還是沒吃,覺得沒有特別的必要。兩年以後,在一次只得吃肉的情況下我開始吃肉,現在也偶爾吃一些。但是不久前,有一次我回家後很餓,在做飯的時候,吃了一大塊香腸,當時特別想吃也覺得特別香。10分鐘後我趕去公園集體學法煉功,學完法後前面說過的狀態又出現了。但這次過去的就非常快。

在開始修煉讀《轉法輪》時,我搞不明白書中說的「遙視功能」,我當時不大相信會有這種事情存在。有一天我在家煉功,在做第二套功法頭頂抱輪的時候,說到這裏我要加一句:當時我的哥哥和嫂子帶著孩子在美國。突然,不經意的我看到了哥哥,模糊的半透明的看到了房間的輪廓,還看到明亮的藍色的光,我當時想,這是電腦的螢光屏發出的,我就看到了我姪子正坐在電腦前面。我嫂子沒在。我看到哥哥拿起了電話坐在沙發上開始撥號。我不知怎麼的就認為他是在給我打電話,我得趕快去拿話筒接電話。當時我感覺自己的視線好像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了一個時間隧道一樣。我睜開眼趕快跑向電話,電話根本沒動靜。在走向電話時,我忽然想:我跑這來幹甚麼?自己怎麼還能相信幻想這種事?我心裏已經開始不滿意自己的行為了。但手還是伸向了電話,這時電話鈴響了。是我哥哥打來的電話。我一下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我開始問哥哥那些我看到的細節,所有的細節全都對。哥哥還感興趣地問我幹嗎問這麼細。我沒跟他說,其實我當時根本就震驚得不可能長時間地跟他通話。很遺憾,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平靜下來。這件事以後,在讀《轉法輪》中關於「遙視」功能這一講的時候,我就明白了。

就在不久前,我過了一個對於我來說很困難的考驗。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我對他和他的家庭特有感情,每次我到他家的時候都感到像自己親人一樣,如果有可能,我總是很高興地幫他們做一些小事。有一天,他請我幫他用車搬個立櫃,我很高興地答應了。在車庫裏,我很費力地把車修好後,幫了他這個忙。他想付我汽油錢,我開了個玩笑就走了。過了段時間後,他妻子過生日,他買了一個大蛋糕並給我送到工作崗位(我們在一個單位上班),而且聲明,這也是感謝我上次的幫忙。我心裏不是很舒服,只跟他說別想收買我。談了沒一會兒,他又明確的重複了那幾句令我感到不舒服的話。我沒憋住就跟他說:「你不就想讓我記住為啥給我買這塊蛋糕嗎!」,他生氣地走了,我感到又內疚又冤枉。我去了他家,但沒能改變甚麼。他開誠佈公的說了對於我的看法,我儘量的解釋,但還是心情沉重地走出了他家。我這輩子還是頭一次聽人當面說我這麼多壞話,而且還是最親近的朋友。因為心情沉重我感到十分不舒服,我不明白,我怎麼能像常人一樣生氣呢。第二天我才悟到:是我想從別人那裏得到感情的互相給予,我的關係是建立在很深的情的基礎上。這根本就不符合心性的標準。明白了這一點後,我感到一身輕鬆,在這個問題上我找到了自己還沒修好的根兒,而且,我又一次證實了,錯肯定出在我自己這兒。

不管多困難的情況下,我都堅持讀大法,而且很神奇,我總是有所悟。學法越多,就越看到他的洪大和壯觀。我內心中那種孤寂的感覺再也沒有了。

我感謝李洪志老師傳給了我法輪大法,感謝他的耐心和慈悲,感謝他給我的一次次的機會。

(俄羅斯學員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