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亞哥科學家因涉及法輪功在中國遭拘留(譯文)

聖地亞哥媒體對加州學員在中國被拘禁事件的系列報導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一月九日】聖地亞哥聯合論壇報(San Diego Union Tribune),1999年12月22日星期三

Scripps研究所的一位科學家因為是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到拘留。中國當局星期一證實,封被拘留在深圳的福田派出所。

那裏的官員不願意說出封被抓的原因,但封的家人和朋友相信她是中國正在持續進行的鎮壓法輪功運動的受害者,據稱該運動在全世界有約1億的追隨者,其中中國估計有7千萬。

當局由於遍及中國的靜坐和抗議政府的鎮壓活動而把法輪功視為對安全的威脅,一直在圍捕法輪功修煉者。

封的丈夫從一位在香港經商的朋友那裏得到妻子被捕的消息。這位朋友也是法輪功成員,他那天與封被關在同一家派出所。

這位商人被中國驅逐出境後帶回消息說,封及另兩位來自加州的中國人和一位深圳當地人遭到拘禁,他們都是法輪功修煉者。

封的丈夫是Torrey Pine生物實驗室的合伙人,他說,「我非常擔心,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直到她回家之前我們都無法確定她是否安全。」

中國當局拒絕提供關於他妻子的下落,他從一位Union-Tribune記者那裏得知了她被關押的地方。當局還拒絕了他想與妻子通話的要求。

他說,「我想讓中國的朋友給她送些衣物,他們都因為怕惹麻煩而不敢去。」

封沒能與駐廣州的美國領事館接觸,她在11年前從中國被Scripps聘用,還不是美國公民,只持有美國永久居民綠卡。

由於她不是美國公民,不能得到維也納公約的保護,根據該公約美領館官員可與在中國遭到逮捕或拘留的美國公民接觸。

一位駐廣州的美國領事館官員說,「我們不了解有關她的任何信息,在接到封的丈夫提供的消息後,我們向外事辦公室提出了這個事件,被告知這位女士及另兩位中國籍人士將依照中國法律進行處理。」

封的家人和朋友向議員尋求幫助,其中包括加州參議員Dianne Feinstein,Barbara Boxer。

Feinstein在一次關於封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我的辦公室已要求國務院調查這件事並確信她得到公正的對待……」

封的丈夫說,在她被捕前幾天,她曾與丈夫及兒子--12歲的夏桑桑,Challenger中學7年級學生--一起參加了香港法輪功法會。

會後她丈夫和兒子返回聖地亞哥,她則前往中國大陸去看望住在中國中部江西省的父母。自從11年前離開中國後她還沒有探訪過他們。途中她在深圳一位法輪功朋友家中停留等待機票,在這位朋友家中被捕。

她丈夫說,在被審訊後5小時後,她和其他法輪功修煉者於12月15日早晨6點被釋放。但當她下午2點去派出所取旅行證件時,與另兩位加州居民再次遭到拘留。

駐華盛頓DC的中國大使館官員對封的拘留未發表任何評論,洛杉磯的一位領事發言人說他正在調查這件事。

但另一位洛杉磯領館的人員說,如果封沒有觸犯法律她不會被拘留。她說,「沒有人知道她會被拘留多長時間,當局將會怎樣處置這件事」。

封的丈夫堅持認為他妻子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她只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從不曾涉及暴力。

法輪功修煉者信奉「真善忍」的原則,這是中華民族文明所倡導的美德……。

同時Scripps研究所也在尋找有助於封釋放的辦法。RobinGoldsmith--Scripps的發言人說:「她是我們這裏的一位寶貴的成員,我們希望提供幫助」。

聖誕節即將來臨,封的兒子說他一直在等著她母親回家的消息好給她買聖誕禮物……。夏桑桑說:「每個人都有行使她/他的信仰的權利」。

被中國釋放的科學家回到S.D.
關押期間她擔心她再也看不到她的兒子(摘譯)
San Diego Union Tribune
Angela Lau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星期四

在中國被關押了十三天後,昨天封莉莉含著淚一下飛機就把她的兒子擁在懷裏並抽噎地告訴他,有那麼一個時候,她以為她再也見不著他了。

回到喜氣洋洋的,曾通過美國官員和媒體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要求釋放她的丈夫和朋友身邊,封說道,「實在太感謝你們了。」

……封是在回國探親的途中被捕的。自從她在十一年前被Scripps免疫部門聘用後一直沒有見過她的父母。

封現在已經被中國政府驅逐出境,並且不得再入境。這意味著她不能回家看她的78歲的父親和69歲的母親。

這位科學家被捕的消息引起了諸多國際媒體和美國領館官員的詢問。在這種壓力下,中國警方在她十五天拘留期滿前兩天釋放了她,儘管她說她要多呆一段時間在監獄裏弘法。

封離開深圳到了香港,從那她飛回了聖地亞哥。

「自由在中國是那麼昂貴」她昨天說。「我在監獄裏哭了兩次。第一次是為了我的兒子。第二次是為在中國的監獄裏法輪功修煉者遭受到的非人待遇。

」我不知道他們還要被困在監牢裏多長時間,「她說。」請把你們給予我的所有愛和關心送給仍然關在中國的監獄裏的那些人。」

科學家在法輪功中找到了力量與寧靜
--Scripps研究員因牽涉法輪功運動在中國遭監禁(摘譯)
San Diego Union Tribune
Angela Lau 02-Jan-2000 Sunday

1、封莉莉

置身於Scripps研究所免疫繫布滿試管和實驗設備的環境之中,科學家封莉莉又回到了安全而清潔的科學世界。

但當封講述起近期作為一個已遭禁的法輪功運動的修煉者回中國探訪的經歷時,她突然情不自禁地哭起來。

封捧面痛哭著,眼淚不停地流淌下來。她的這次苦難經歷已成為國際新聞。

她抽泣著說,被拘留13天的最大遺憾是她可能失去了探視弟弟墓地的唯一機會。

弟弟小齊(譯音)的生活經歷對於47歲的封走上法輪功修煉之路並在政府嚴厲鎮壓法輪功運動之際冒險回國的舉動有著重要影響……。

1969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偶像崇拜的高峰時期,封的弟弟僅12歲,他們的身為醫院院長的父親被冠之為走資本主義道路者,因弟弟拒絕告發和批判父親,受到包括同學在內的一些人的迫害

封說,小齊遭受踢打達一月之久因此而精神崩潰,從此再未完全復原。

5年之後,17歲的小齊因發育不良僅5英尺高,1973年的一天在拖著一袋米回家的路上被一輛汽車碰撞身亡。

封說:「他死前三天還曾為我煎過雞蛋,我沒有勇氣去看他的遺體。當我得知消息時,我的腿向後退縮著,無法挪動。」

她沒能去參加他的葬禮。

「我無法接受他死去的事實,」她說,「我和另外兩個弟弟不像小齊那樣說話直率,我們沒有勇氣說出他所說出的話。」

(很長一段時間,)封指責共產主義者導致了她弟弟悲劇性的一生,直至今天在家庭聚會時這仍是一個不能觸及的話題。

她對中國領導層的曾經有過的怨恨加上難以承受同胞兄弟死亡的痛苦,使得她多年來從不曾探視弟弟的墓地。

2、生命仍須繼續

對內心寧靜的追求和希望最終能勇敢地面對中國政府使得她加入了的法輪功修煉。

包含佛家法理和中國呼吸鍛煉動作的法輪功創立於1992年。練習者說法輪功倡導「真善忍」。封認為,法輪功幫助她認識到生活中有些冤屈是無法改變的,生命仍須繼續。「從此我不再有怨恨,」封繼續述說著,同樣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37歲的研究助理陳世中(音譯)也在場旁聽。「每當那些怨恨的情緒湧上來時,我都讓自己坐下來,想一想法輪功是怎樣教導我的。我哀悼著弟弟的去世,讓自己的回憶停留在那些有關他的美好的往事…

3、自由的土地

封認為自己非常幸運,因為大批法輪功修煉者還處在拘禁之中。很多人面臨嚴酷的懲罰,包括那些12月26日在中國法庭上被判處監禁達18年之久的法輪功領導人。

封生於1952年2月29日,是閏年的閏日,被中國人視為最幸運的一天。

她有一個享有特權的祖先,父親現在是共產黨的老幹部,她在華中地區的家居住的是諾貝爾獎獲得者的老宅。

儘管她的父母親在文革中遭到迫害--她母親的父親是一位有權勢的大地主--封仍然設法在這場大動亂中躲過災難生存了下來。

在20歲時她曾見過當時的中國領導人毛澤東,當時這算一件大事,現在對她來說已不意味著甚麼。

她曾被下放三年,1975,文革即將結束時,她成為兒科醫生。

封在江西醫學院繼續她的高等教育,並在那裏認識了她未來的丈夫,他剛好與她住在校園同一棟宿舍樓裏。他們於1982年結婚。

在中國「一個孩子」的政策下,封在婚後第五年生下了兒子桑桑。

醫學院畢業後,封和丈夫在華南地區找到了醫學研究工作。

在那裏封知道了Scripps研究所,並著手申請博士後研究職位。她於1988年被該所聘用。

封暫時離開了丈夫和兒子,來到了這片自由的土地。

她記得工作的第一天是一個星期二。

「我真高興這裏沒有像中國那種星期二下午例行的政治學習,」她說。

這裏也沒有那種自我批評會議,她發現自己生平第一次能夠自由地思考。

由於封勤奮努力地工作,在她來美5年後被提升為助理教授。

4、參加法輪功修煉

4月25日,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聚集在北京中央政府機關外集體上訪。封從電視上得知消息,並搜集關於這群人的信息。

她說:「如果這麼多曾被洗腦、被打倒在地直至臣服的中國人能大膽地發出他們的聲音,我也能做到。」

從此封與丈夫和兒子一起在每天清晨和晚飯後練習法輪功。

她說,儘管還沒有完全信服法輪功的法理,至少在這裏她可以在同修中說出她的疑惑而不至於遭到迫害。

她對於法輪功持肯定的態度。她說,「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功,我不可能講出我的生活經歷。法輪功給我帶來了內心的寧靜、祥和」。

聖地亞哥聯盟--民眾檔案文件
本地信徒為在中國被禁宗派辯護(摘譯)

Angela Lau(本報作家)

1999年7月24日星期六

法輪功

這裏沒有單調的誦經聲,沒有持續的嗡嗡聲。

有的只是輕輕合上的眼睛,緩慢地向上、向外伸向宇宙的手,和近乎詩一般中文命名的各個動作的靜靜演示。

「我充滿了活力,」47歲的Scripps研究所助理教授封莉莉睜開眼睛說道。「現在我能回到實驗室完成更多的工作」。

封在中國長大,近來才煉法輪功或稱法輪佛法,一種性命雙修的功法。她說她認為法輪功的教導是世界和她祖國道德日下的良方。

「這是一種非常有力的功法」,封說道,「我們在共產黨不信一切的教導下長大。但我相信法輪功。」

「這真是神奇。」

然而,大西洋對岸的中國卻非如此。從4月25日10000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中南海抗議後,中國開始了禁止法輪功、和逮捕法輪功修煉者的浪潮。

那些靜靜坐在一起的學員抗議政府對他們的待遇,並希望得到官方的承認。

「我們見到了中國政府1989年所做得出的一切(在天安門血腥鎮壓學生民主抗議者期間)」,陳士中,一個37歲的Scripps研究所助理說。

「我們不希望那一切再一次發生」,陳說。

他們的信仰能否經受住中國政府的迫害仍不知曉。就在最近,中國當局指責法輪功影響社會安定,一個政府高級官員警告這個團體不要「散布迷信」。

封說,「我們只希望得到世界其他國家的幫助。」

在聖地亞哥,40名學員獨自煉功或集體煉功。他們忠實的輔導員在星期四做了公開聲明。聲明來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48歲,現住紐約。

李寫道「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

法輪功法通常在音樂的伴隨下由緩慢的手部動作,微閉雙眼站立或者靜坐的形式組成。據說這些動作可打開人體能量之通道,平衡陰陽,祛病健身,緩解壓力,促進精神活躍,減輕痛苦,並提高人的整體健康。

然而,要達到更高層次,修煉者必須同化真善忍,追求真理,保持慈悲之心,容忍他人和承受苦難。

封說「法輪功教我如何生活得快樂和成功」。

「我以前很不快樂。我要這要那,總不滿足。但法輪佛法教我不要追求成功,只需盡力而為。」

「我科研做得更好,從來也沒有這樣快樂。」

陳說法輪功教會他遇到挫折時向內找。

「法輪功教我遇到矛盾時首先向內找,」陳說道。「這樣做時我就不會生氣。我不再知道生氣是個甚麼樣。」

封和陳說道,僅僅修煉法輪功三個月後他們就注意到自己的言行和健康狀況有了變化。

「士中以前有挫折感,常說‘我不想幹了,我不在乎。如果不得已,我會放棄我的專業,’」封說及陳,「現在他成熟了」。

封自己發現她腿部浮腫帶來的痛苦減輕了。

王說法輪功治癒了她的橡膠過敏症,並且,自從她煉法輪功後她的孩子已經兩年沒看過醫生。她在中國的姐姐,曾因風濕性關節炎而殘廢,現在可以走路了。

儘管這種說法還沒有科學依據,封說她願意嘗試。

「我喜歡做個這方面的科研項目--比較生長因子,找出為甚麼它會使人健康,使他們感覺年輕,」封說,「也許是一個重要的基因突變了。」

封說,不論發生了甚麼,不論甚麼原理,法輪功顯然可有效抑制某一類的沉迷。

她12歲的兒子所謂嚴重「計算機遊戲迷」已經被治癒了。

封說「我們再也不需要把他從計算機前拖開了。」

(2000年1月8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