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符合常人狀態」「取中」「堅定」的幾點認識

--由一個博士生的「決裂」和看原研究會成員被公審的錄像想到的


【明慧網2000年1月8日】 一月五日全國許多大報刊登出了一篇名為「一個博士生與‘法輪功的決裂’」文章。從文中看出,這篇文章大部份是出於他本意寫的,一個根本沒有修煉過的人不可能寫得出的。我個人覺得這篇文章很值得我們修煉者冷靜反省的,它是一個很好的反面教材。讀後從中我悟到以下幾點。

師父在書中多次提到要「符合常人狀態」。第八講的「歡喜心」一節中寫道:「我們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不能夠使自己脫離常人社會,你得明明白白地去修煉。人與人之間還是一個正常的關係,當然心性很高,心態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不做壞事做好事,只是這樣一個表現。有的人表現出來好像是精神都不正常了,好像看破紅塵了,說話也不被人理解。人家說,學法輪大法這個人怎麼變得這個樣了?好像精神上出了毛病。其實還不是,就是他太激動了,不理智,不合常理。大家想一想,你這樣做也不對,你又走入了另外一個極端上去了,又是執著心。你應該放棄它,和大家一樣正常地在常人中生活、修煉。在常人中,人家都把你看得神魂顛倒的,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見識,也遠離了你,誰也沒有給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誰也不把你當成正常人,我說那不行啊!所以大家千萬注意這個問題,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

可是報中寫道,他不願和常人交往,把批評他的人都視為受「魔」的控制,還堅決要求退黨、退學等等,這些行為都和法相偏離的。不管報導是否完全屬實,學員中確實有這樣的情況。記得師父在後幾次講法中,曾提到:符合常人狀態這句話內涵很深。(不是原話)。我個人對這句話是這樣悟的。1。修煉主意識,在複雜的環境中明明白白提高;2。使這個複雜的環境不被人為地破壞,不會造成「人家都不跟你一般見識,也遠離了你,誰也沒有給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3。在這種環境中,更容易暴露出「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等,我覺得修煉人應既有一個修煉者不同常人的超常心態,而又在常人中像是平平常常,做到像師父要求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不做壞事做好事,只是這樣一個表現。」能達到這種狀態,許多心也修掉了;4。一個神對他以下層次的生命都是慈悲和寬容的,那麼在人中的神又怎樣和人相處呢?這正是一個修出慈悲心的機會;5。「助師世間行」,我們在常人中的行為表現,不就是在圓融常人這層法嗎?這本身對提升人類道德水平有很大好處。

我記得有的同修這樣悟:現在是放下常人中物質的時候了,應如何如何。我覺得這樣做是不妥的。師父只傳這一部法,也沒有說過這個時候這麼做,那個時候可以脫離法去悟了,是不是在加進了人的東西去悟了呢?我覺得師父要我們符合常人狀態,那麼我們甚麼時候都要符合常人狀態。我們按照「憲法」的權利找相關的政府部門反映情況,也是符合常人狀態的表現,那麼我們也許會下崗,也許進監獄,但這不是我們怎麼了,而是一些人違背常人這層理在幹壞事。還有在前兩天的一位同修的體會中,還寫到了有學員在天安門城樓上掛上了大法輪的圖形,認為是偉大的壯舉。我個人認為是不妥的。我們何必和常人去爭奪一片領地呢?弄不好就不自不覺中牽涉到政治了。師父說:我們能有一個集體煉功的環境就謝天謝地了。(不是原話)。我們煉功人的要求也僅此而已。大家在目前情況下,都覺得應讓更多人來了解我們,了解政府這一做法是不對的,那麼我們的這樣的行為會讓別人更理解我們呢還是更不理解我們呢?我們是不是在明明白白地做事呢?

執著於進監獄,執著於受難,執著於進京上訪就是走向圓滿的路,都不是法的要求,而是有求之心。一旦所期望的事並未發生,可能就走向反面,正像這位博士生絕食四天後而「幡然醒悟」。我也聯想到一個問題,大家在交流中,只能談個人認識,千萬不能引導別人去幹甚麼甚麼,這可能會害人的。有時在交流中,嘴上也在說只是個人體會,說大家應該自己把握,但談話中抱著很強的執著心,言語之間都帶出這些執著的信息,聽者不在法上,可能會貿然而動。不管在甚麼時候,靜下心來學法,在法上提高才是真正的提高,那種對師父感恩戴德的表現不是師父希望看到的。另外,我們和常人中英勇就義、視死如歸不一樣的,劉胡蘭、張志新怕過死嗎?但我們修煉人和她們有本質上的不同。說嚴重一點執著於這些可能會破壞法的。我們要放下生死,但不執著於放下生死,修煉是修一顆顆心的,達到這一境界,這樣的難不一定有。

最近還看到同修的幾篇體會,談到怎樣從自身做起,從周圍環境做起,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我很受啟發。我們確實需要成熟起來,從法中認識法,而不執著於哪種表現形式。心很正的話,怎麼做可能都是對的。

再談一點對電視台播出的公審原研究會成員的一些看法。這幾天大家在網上談了很多,有學員說電視台又在弄虛作假,他們不可能這樣表態的。我是這樣看這個問題的。我覺得電視台是不是在弄虛作假對我個人修煉來說不是重要的,我們信的是法,人家攻擊的也是法。《轉法輪》第225頁中寫道:「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我身邊帶著的人沒有吃甚麼小灶,都和大家一樣,他們只是研究會的工作人員,不要起這些心。我們往往一旦起這種心的時候,你無意中就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

我記得八月份電視播出「425真相」時,我正在的輪船上,聽了廣播,第二天看了報紙,我悟到即使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堅信大法。我想起《佛教修煉故事》中密勒日巴是怎樣修的。他的師父馬爾巴甚麼也沒教他,卻先讓他過了八次大關,而這其中每一次對一般的修煉者來說可能一次都過不了。這當中他的師父經常動不動就打他、踢他,不停地讓他造房子,造了一半又「騙」他說,我說錯了或者我昨天喝醉酒了等等,以此為理由讓密勒日巴拆了房子再重新造。我們想一想,一個慈悲的大覺者,他會騙他的弟子嗎?他是不是真正地要他的弟子提高而安排了這一切的嗎?密勒日巴在見到師父的第一天就說,我願把身、口、意都供奉給你。馬爾巴當面不說甚麼,背後感動地和師母說,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好的弟子,能把身、口、意都供奉給我。那等於把生命都交給了師父了,可是師父這個時候甚麼都還沒有傳授於他,只是因為密勒日巴他相信師父是傳正法的。

那麼今天我們想一想,我們今生幾乎甚麼都沒有做就已經得到這個法了,卻還在對法的本身疑惑,還要從其他的修煉人的行為表現來判斷法的真實性,這是不是一個問題。我們理智地想一想,大法是否使我們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義;是否真正使我們在變好;沒有這部法,我們每個人又將如何生活呢?常人社會的任何書有沒有像「真、善、忍」這部法這樣觸動我們心靈深處呢?這麼多學員身體健康起來,這本身是不是師父已經在常人社會中所展示的神跡呢?那麼是不是正道大法呢?清醒而理智地想一想就甚麼都明白了。既然是正法,就不用顧及甚麼了,就一修到底吧!如果以表面上的師父一些做法來衡量,密勒日巴可能不會得到正法了,因為他的師父馬爾巴在「騙」他嘛。想到這些,我不再為甚麼而動心了。

當然上面只是談這個電視中錄像的真實性和我個人能否堅定修煉無關,不是否定向世人澄清事實真相的做法,後者是十分需要我們做的。

以上有悟的不妥的地方請及時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