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法會發言:佛法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0年1月5日】我想講一下我的母親王銀梅,兩年來修煉大法的狀況以及最後圓滿時的壯觀景象。母親原是一名佛教居士,今年78歲。我得法一年多後,於1997年春節,對母親說:李洪志老師傳給我們的法輪大法是修佛的最快、最好、也是最方便的法門,老師在書中說:「我們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煉,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我們修煉」(《轉法輪》36頁)。這個法門既修又煉;修在先,煉在後。問她想不想煉,她說想煉。

春節過後她開始學功,學會之後每天煉功從未間斷;她不識字,學法就靠聽老師的講法錄音,當時學法小組就在我家,每次她都參加,聽大家讀法,聽大家切磋,她自己卻很少發言。不久,大法就在她身上產生了奇蹟,從不吃藥、不打針,還出現了返老還童的跡象。然而,同年九月,她好像出現了中風的症狀,身體右側偏癱不能動,面部歪斜。她知道這是自己的難關,是師父幫自己消業,再痛苦也得忍受。就這樣,她每天三頓飯不少吃,每次能吃一小碗。躺在床上,讓我讀書、放錄音給她聽。就這樣,她沒吃藥、沒打針,8天後通便,20天後讓我把她扶起來,右邊墊高、靠住,要打坐煉功,開始單盤3到5分鐘;隨後雙盤,至多半小時。慢慢能下地了,又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從未間斷。

時值天象突變,修煉法輪功被視為違法,每一位大法弟子,都經受著嚴峻的考驗,誰也一樣。7月22日凌晨6點開始,派出所、我所在單位領導三次找我問話、集中學文件,過後我問她是否害怕,她說:「不害怕,堅修!」事實上,這也是讓她過心性關。因為前兩次找我,我不在家,只有母親在家,面對這麼多人她沒有害怕,說明她堅信大法,過了這一關。

11月17日(陰曆10月10日)早晨,聽到母親的呻吟聲,她說是身體不舒服,未起來煉功;7時許,她起來上廁所,隨後我把她扶到床上,躺下,她靜靜地聽著老師的講法錄音,像睡著了一樣,20多分鐘後,我摸她的手涼了,趕忙請來了醫生,醫生一翻眼皮說她已經歸天了。她元神走了,肉身扔了,在有暖氣的屋子裏停放三天,沒有任何異味;不僅如此,家人很驚奇地發現:她生出了新眉毛,面帶微笑,像安詳地睡著了一樣。更甚的是,在場的大法學員親眼目睹了龍鳳呈祥、天狗相送的瑞相。按照老人的遺願:土葬、不留遺像,送葬時沒有哭聲。10月12日送靈前,在場的一位學員看到萬物顯靈,虎、兔、神龜、花草樹木笑相送;向天空望去,在西南方向有一座頂端為金字塔形的大殿,五光十色、金光閃閃,殿門敞開,台階上鋪有紅地毯,兩旁站滿了天人等相迎。10時正,送葬的鞭炮聲震長空,一條龍白光耀眼騰空而起,衝向空中大殿。回到廚房,發現在老人常用的一塊木菜板的年輪上,有一活動的雄獅顯現;在另外一遺物上顯現一男身佛坐像,身著華麗的古裝服飾,面帶慈祥的微笑,皮膚細嫩,威嚴,莊重。在場的三位同修都看到了,悟到故人的元神原來是男身,在樹的年輪上顯現的雄獅,意味著故人修煉了多生多世,今生有緣喜得大法,以法修煉,勇猛精進,直至圓滿。

另外,在家門外焚燒一些遺物時,火光初起時有一蓮花顯現,她的元神像端坐在蓮花上;隨後蓮花變成一仙鶴,她又坐在仙鶴上。一月以後,這些瑞相仍然留存。吟詩為證:宇宙浩瀚震乾坤,千里送嬋娟歸還,萬里彩雲飄飄然,銀梅回歸國土去,接引佛在空中迎。

從學法中我們得知,在大法中修煉,圓滿後不一定都到法輪世界,也可能修到其它世界中去。因為宇宙大法,可以度一切眾生。佛法修煉是超常的,很多現象講出來,常人是無法理解的。因為常人只能認識這個物質空間存在的事物,超越這個空間的,他看不見,認為是迷信。就說我的小兄弟吧,平時跟他講,做人要正直,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聽不進去。就母親去世的一些事情,我們給他講他也不相信。可是,一次坐車,他跟一陌生人閒聊時,談起母親去世的日子是雙十,那人說:你母親根基好,被佛爺接走了。經別人這麼一說,他才相信了。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是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