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黨員、老幹部給黨中央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0年1月30日】

黨中央:
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叫程科,今年69歲,是一個抗美援朝的老幹部,共產黨員。我要求政府取消對李洪志老師的通緝令,要求政府與我們李洪志老師和平對話。

我今天冒膽來上訪,並交上書面材料,我知道其後果,不管甚麼後果我也要把心裏話講出來。作為一個黨員,要向黨說真話、說老實話、要實事求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願不計後果為師父、為大法、為蒙冤的學員鳴冤。

因為我知道有多少萬人來北京上訪,他們都可能被逮捕的、判刑的。山東招遠縣婦女趙金華因堅持說要修煉法輪大法活活被打死。在重慶的監獄62歲的婦女副教授顧志毅,所謂總站長,只不過是為大家盡義務操心罷了,她遭受了二十四種古今各種刑具的嚴懲:電椅、電棍、老虎凳、把竹箋子扎入手指中,把電插頭插入肛門內。大連的張春清因帶著3歲的外孫女兩人去出煉功被派出所抓走她堅持要煉功,打她、罵她,後用「地牢」,是最重的刑事犯戴的刑具,戴上後還不會走路,可警察還叫她走回牢房,一寸一寸的走,還叫她快走,60米路程走了40多分鐘。天津河西區女學員李慶娥只因上訪判勞教一年,張玉碧判勞教兩年。我還想起歷史上彭德懷元帥因上萬言書,而被打成反革命,所以我知道後果。

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大法?我修煉法輪大法的基礎:我49年在長沙參軍時部隊叫我寫為甚麼參軍,我寫到為了脫離黑暗的家庭,為了消滅黑暗的舊社會(自傳中)。所以我深深體會到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是共產黨救了我,是毛澤東思想武裝了我,使我懂得了怎樣去為共產主義社會奮鬥終身。共產社會是要消滅剝削,消滅壓迫,無私,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和平美好的世界大同的社會,毛澤東思想深入我腦海,教導我們要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利於人民的人。

離休後我學了二十幾種氣功,當時我想氣功能給人治病,做好事。我放棄了多年的冬泳,我想冬泳只能對自己身體好,煉氣功可以利己利他,我當時還想我前半生為革命,後半生要為人民身體健康做出貢獻,做一個有利於人民的人。因此見氣功就學,天津的、來天津的,外省市的我都去學,花了幾萬元,勞民傷財十餘年。94年底經朋友介紹法輪功,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法輪功這才是我要找的真正氣功。(我曾學過的一種氣功只一個小時站在那裏蹦、跳、跑、在地上打滾,就算授完了功,每人150元,重病幾千元不等,騙錢,不講德,所謂的「氣功師」還罵人,像這樣的邪氣功還存在,政府不管)。

我學法輪功五年了,95年3月1日我在河西區樂園建一個點,第一天六人,後發展到樂園周圍幾十個點,幾千人。因此我就成了輔導員、站長。義務教功,不收分文,反而投入很多人力物力。因為來學功的人越來越多,都說這功好,來煉功後很快一身病的、生不如死的都好了。因精神文明大變,家庭和睦了,各種矛盾都迎刃而解了。因為做到真、善、忍,必須講德,講心性,才能祛病的。所以我們要天天煉功,天天學法(<<轉法輪>>),通過學法就是不斷的做到「真、善、忍」,精神文明提高了,病就好了,也不需要吃藥了,講七分精神三分病,也是有道理的。弘法:就是弘揚、宣傳「真、善、忍」宇宙大法。

為甚麼來學功的人越來越多呢?都想做一個好人,身體好,沒有病了,一分錢也沒有花,給國家節省了,自己也不受罪了,身心都健康。法輪功修煉如何如何的好,法輪大法講「真、善、忍」,李洪志老師在《轉法輪》中講:「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講心性,做一個好人,好了還要好的好人,爭取做一個更高尚的人,要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做一個覺悟了的人,我覺得這和共產黨、毛澤東思想是一致的,合乎我的意志、信仰,所以這五年我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我在繼續改造自己的思想,做一個有利於人民的人,人不能為活著而活著,像毛主席說的,要重於泰山,不要輕於鴻毛。

去年7月22日政府取締法輪功,我哭了,我太傷心了。10月27日又定為邪教,12月27日又是判刑,政府把法輪功作為敵對的陣營,搞成一場政治思想鬥爭,扣了很多帽子,要鎮壓,要鏟除,可一億學員三分之一的黨員學員都成了敵人。我想起2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前的「6.4」,今天的法輪大法,政府把法輪大法當文化大革命一樣對待,我說不一樣,法輪大法是修煉,李洪志老師是教我們修煉,不參與政治,不反政府,不搞政治,是政府不了解,這是中國的傳統文化,關係到五湖四海全世界人民的問題。李洪志老師95年起一直在全世界傳法,已去了三十幾個國家傳法,怎麼能說是中國的內戰呢?再說也不存在「戰」的問題,沒有矛盾嘛!不但沒有矛盾,反而對人類百利而無害。當然一億人在修煉過程中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到「真、善、忍」,也有的人不是真修的,有不純的學員也是正常的,共產黨內不是也有叛徒、不純的人嗎?有的修煉的人,還有做得不夠好的,是逐步提高的,做到「真、善、忍」無私,脫胎換骨的改造,是得有一個修的過程的,所以政府也不要抓其一點,不及其餘,所以要求與我們李洪志老師和平對話,我們錯的地方可以改嘛,何必打壓傷這麼多人的心。修煉不是打壓得了的,這是傳統文化,祖祖輩輩都講修行的。

只有幾個月,事情的發展惡劣到了這一步田地,這是何等的不幸,李洪志老師說:要多給政府一些時間了解我們,我一直也是這樣做的,所以今天寫此材料要求政府儘快和平解決,本來也不是甚麼敵對的陣營,我想事實會勝於雄辯的,時間會作出公正的裁判的,只是黨中央沒有下訪調查研究,了解真實情況,哪朝哪代都有冤案,文化大革命不也是有冤案平反了嗎?不要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別有用心的野心家歷代都有,我相信我們的黨是光榮、偉大、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會撥亂反正的。

因為在這場對法輪大法的大掃蕩、大鎮壓中,不管男、女、老、少和青壯年,通通都是為了這血肉之體更健康,為了得到「真、善、忍」這高尚的精神食糧,而向高境界回升,這怎麼能說是邪教呢?是敵人和敵對的陣營呢?甚麼是邪?撈錢、男盜女娼、幹壞事才是邪,這不是正邪不分嗎?

相反,法輪大法出在中國是多麼幸運之事,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之事,將來還要千秋萬代相傳,發揚光大,中國人是多麼幸福、自豪。因為法輪大法對人類的貢獻太大了,何止百利而無一害。李洪志老師講:「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不但不邪,相反他太正、太正、太正了,時間會證實的,會作出公正的裁判的。怎麼會是敵對的?我認為和共產黨、毛澤東思想是沒有矛盾的。

我要做一個更高尚的人,更覺悟的人,我當然是一個更好的共產黨員,毛主席說:共產黨員是一個特殊材料製成的,我還差遠了。因此我堅信法輪大法,活一天我要修煉一天,時時刻刻修真、善、忍,不斷的做到「真、善、忍」,爭取做一個更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利於人民的人,一個特殊材料製成的人。

天津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