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因煉功被打成囚犯的人對領導的陳述

【明慧網2000年1月28日】

市6.15辦公室負責人,及全體幹部:您們好!

我是地勘大院病退職工,我於地勘艱苦辛勤的耕耘中,於四十多歲時各種疾病纏身,先於八九年在野外放塔,將腰扭傷,引起了腰間盆突出,壓迫神經,使右腿疼痛麻木不聽使用。先後於中醫院二二四部隊醫院治三年未癒,導致小腿麻木肌肉萎縮,又於九三年初身體浮腫腹脹。經查診斷:嚴重的心梗阻和心肌勞損,時刻有生命危險,肝化驗兩個十號,診斷:乙肝,因經費不足醫不徹底,後又復發成為丁肝,稱慢性肝膽病和早期肝硬化,久醫治療,中西藥不斷。浮腫不消,做檢查,兩腿主動脈嚴重鈣化,並腦動脈硬化,真是按下葫蘆起了飄,舊病未癒,新病又發,我活得太累了,愛人為我落淚,家人為我發愁,昂貴的藥費,久病的支付,沉重的負擔,痛苦的折磨,使我失去了生活的信心,真想一死了之,但上有老下有小,就強打精神的活著。

就在上述的情況下,走投無路的時刻,於九八年一月初,在收發室見一同志看書,當時我很想看,可他把書合上沒讓看,怕我一下接受不了,並講這是修煉的書,你要想學先上煉功點,那有人教。就這樣我找到了煉功點,那些煉功人都熱心的教我五套功法,又給我書看,不收一分錢,使我感到在現實都向錢看的大潮中,還有這麼多雷鋒式的好人,是甚麼指使他們這樣做呢?這功法真的這麼好嗎?通過反覆的通讀《轉法輪》一本書,覺得講的道理易懂,其內涵超常玄奧博大精深,是開天闢地無人講的理,講出了宇宙特性真理「真、善、忍」三個字,同化「真、善、忍」就得按法理做,就是個真修者,那麼就必須重德,以做好人起,不能抱有求有為之心,心一定要正,該得到的自然得到,叫無求而自得,就對你負責,也是對社會負責,所以師父就再三強調,心不正,精神不正常不能學煉,學煉對你不負責,就會出偏,出問題,後果自負。

我悟到這一點法理後,就跟愛人說:從今以後我就修煉了,我的病治療這麼多年,花了那麼多錢,吃得渾身都是藥味,病也不好,該怎樣就怎樣吧,大不了是個死,我愛人聽了很不理解,就說:你病那麼重,不吃藥又不治,有個三長兩短的,有老有小怎麼辦?可她說服不了我,我意已決,不但不吃藥還要以做好人更好的人做起,就這樣我先以自家開始做起,我以前因病心煩,一不順心就罵他們母子,喝酒賭錢, 家務甚麼也不幹,整天沒笑臉,這回我面帶笑容,酒不喝,錢不賭了,家務活都幹了,也不罵人了。

我的變化,他們都吃一驚,孩子們都說我變了個人,就這樣我按法理去做,邊學邊煉,以前患的疾病消失了,走路發輕發飄,渾身有力,上樓也不像以前那樣出虛汗,心像掉轉來似的。我神奇的變化,震驚親人好友,我愛人也修煉了法輪功。患的慢性肝炎也好了,全家都為我高興,我也有了新的生活希望,病好了,身體強壯了,有病時欠了些外債,如今得幹點啥掙錢還債,自己又無錢無門路做生意,只好借錢買了一台人力三輪車蹬,開始了新的生活,在蹬車的過程中,遇到許多的事,我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重德,做事先為別人著想,時刻約束自己,以九八年一月到現在沒服一次藥,報一張藥費條,沒上單位衛生所和醫院,開一次藥給親人用。認為這是損公肥私,不是煉功人所為,以前總是找領導要錢報銷,現在好了,不找他們了,還節省了許多藥費,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我親身受益體現的,在事實面前單位領導是清楚的。

上述是我親身受益,認為法輪功太好了,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逢人就講,認真修煉,可就在九九年七月十九日的全國性法輪功各站負責人被抓扣抄家,當時接受不了也理解不了,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煉功人,我們好人沒有錯呀!當初是各地政府邀請我們師父辦班,國家授予氣功大師的稱號及明星功派和邊緣科學進步獎,一切都是允許的,前不久兩辦還發通知不干涉煉功,突然抄家抓人,認為沒錯呀!一定是不了解我們煉功人,被不懷好意的人利用職權說謊話欺騙中央領導人,把這上億的好人推向政府對立面,製造混亂影響黨的威信,傷害著好人,我受黨教育多年,有辨別好壞是非的能力,尤其自己親身受益,怎能坐視,就利用黨賦予人民的權利,於七月二十日進京上訪,二十一日到京,就被遣返回來了,又被拘留了幾天,出來後,不久單位找我寫檢查,我違心的寫了檢查,後來覺得沒有本著黨的實事求是的原則,向黨說真實的話,就誠實的寫了一點我的報告交於單位和政府。

記得在九月十五日晚上,鄉里和單位的領導來到我的家中,叫我簽一張聯保責任制,當時我說這些都是搞表面形式,互相糊弄,說不煉還煉,那不是欺騙嗎?我不能這樣做,虛假的欺騙是害國害民的,害自己的。做人應誠實善良,光明磊落,不能看表面,應看人心,再有我患多種病通過修煉好了,我也放棄不了,你們不能逼著我違心的簽甚麼字呀,我不是那種好了傷疤忘了疼,恩將仇報的人,那樣你們領導也不拿我當人看,會被世人恥笑,另外我一簽領導也簽,我不連累了領導,也對不起他們,因此我沒簽字,也因沒簽字被帶到區扣了一夜。

十六日又被拘留,一個多月提審我,叫我寫悔過書,我無過錯如何寫,我沒有違法亂紀,總不能逼著我用偽造虛假的謊言達到他們所需的意願,那樣不是在欺騙政府和領導,還有我自己呀?所以沒寫。而後就於十一月三日被處罰勞教貳年。

我從拘留所於十一月三日被公審勞教貳年,押入了勞教所,集訓後,分到下屬中隊,由於他們都對法輪功不了解,以為如何的不好,對我特別嚴管,我常受到這些教養人員的羞辱嘲笑拿我開心,我都一笑了之,由於嚴管,這樣一來整個中隊,這個叫我幹這,沒幹完那個又叫,忙的我一身汗,有時還刁難,記得叫我用麻布擦廁所所有的地方,連擦三遍才罷休,擦地,倒便桶,乾雜務,我都無怨的好好去做,不管誰指使我,我都去幹好。

記得他們當眾人面叫我爬進床底下去撿煙頭廢物,我都做好,而且還笑臉相待,處處把方便讓給他們,說做事為他們著想,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默默的承受著,善心相待,終於感動了那些50多教養人員,他們說:電台,廣播,報紙都說你們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可你就是煉法輪功的怎麼心這麼好,我說凡是真修的都會做的比我還好,因為他們按法理做,修煉自己的心性,報導的那些都是不按法理做不修心性,心不正,精神不正常,混事的,這類人不重善德,不改惡習,我行我素所造成的現在的局面,他們說明白了,法輪功是好的,聽後我很高興:我的行為能改變這些對法輪功模糊不清的認識和偏見,同時也使我深深的體會感受到他們無知地害自己,可憐的錯過法。

他們不相信自古以來的佛道神講的和祖先留傳下來的一句話,說人不講德,幹壞事會有報應的。這些罪人就是幹壞事現世現報,可他們還不悟,悔過自新,好好的認罪,改造自己的歲月,在關押改造中,互相傷害,想的法子,使的招術都是惡的,舊業沒還,新業又造,私慾惡業滿身,滿口髒話,更有甚者,失去人性,發生同性變態,敗壞人倫等等,做一些傷天害理的壞事,人類這樣發展下去,太可怕了,無論政府怎麼制定法律法令,只能治標不能治本,看不見管不住時還會去幹壞事危害社會,傷害人類。

法輪佛法講的是超常玄奧博大精深摸不著看不見,但客觀上存在的〝心法〝叫人做好人好事,講「真、善、忍」,知道做壞事是有報應的,就從裏自己管自己,做好事,不幹壞事,那樣社會治安就好了,這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唯一出路,也證明了法輪大法的法理講的太對了,從而啟悟了我,更加堅定我修煉的信心和決心,我認為國家和人民還沒認識到,是最大的誤會,為了解除誤解,澄清事實,使人民都覺悟起來,改惡向善,走向新生,成為新人類新紀元的主人和高境界高覺悟的人,如果需要我的生命和熱血我甘心情願,偉大的黨請相信我吧!

以上是我一個因煉功被打成囚犯的人的陳述。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8/1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