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雜誌: 加拿大改革黨表態

在法輪功的人權問題上未必是可靠的聯盟


【明慧網2000年1月27日】 1999年12月16-22日
(December 16-22, 1999, Now Magazine:Reform Party Deep-Breathing Unlikely ally for China sect Human Rights)

加拿大的法輪功信徒和不信神靈的中共強權之間方興未艾的較量上個月發生了奇妙的轉變,那時駐渥太華的中國使館致電改革派議員羅伯.安德斯。

中國官員們擔心議會改革派和加拿大法輪功成員之間會有牽連。法輪功,中國的一個新時代精神運動,正遭受著近年來最嚴厲的中國政府的鎮壓。

當時,西卡爾加裏議員正組織一午餐聚會,讓國會關注法輪功所遭的迫害 --自六月以來已有35,000人被拘留。

中國大使館的意思很明確:停止干涉中國內政。

「雖是外交辭令卻很堅決,」接電話的職員回憶。「他們強烈要求我們考慮他們提供的事實,重新考慮舉辦午餐聚會一事。」

這一切都起始於去年十月,當時安德斯看見約200名法輪功追隨者在國會山莊前靜靜地煉功,抗議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們正在煉習法輪功的非凡領袖李洪志教給他們的貫通兩極法和神通加持法。

對於局外人而言,法輪功煉習有時看起來像太極拳。但是這一平和的抗議卻引起議員安德斯的注意。

「多年前我在加格瑞見過一西藏僧侶的表演,從而知道這些是怎麼一回事,」安德斯說道。「法輪功的問題,我認為是基本的迫害問題。所以我出去和他們說我要幫助他們。」

安德斯及其改革派伙伴鮑伯.密爾斯,在十一月十六日組織的午餐聚會上向國會正式介紹法輪功。中國使館正是在那時給他們打電話的。

為此事中國使館曾與好幾位上下院議員進行了接觸。

「我們尊敬的梅平大使,曾作為一名外交官打電話解釋我們的立場,」

中國使館新聞秘書金正大證實說,「以便加拿大人民知道法輪功的真相。」

隨後大量反法輪功的宣傳品很快進入了國會山莊。其中有材料說,法輪功欺騙群眾,毀人性命。中國政府企圖證明法輪功「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至今造成1,400餘人死亡。」

一盤名為「法輪功邪教」的宣傳錄像帶也在其中。伴隨著五十年代妖怪電影駭人的音樂,鏡頭播放者同樣恐怖的犧牲者屍體解剖及驗屍官的畫面。

中國使館不願透露他們曾給多少 議員打電話,但估計約有十位上下院議員收到電話,強烈要求他們抵制為法輪功舉辦的午餐聚會。加拿大法輪功追隨者解釋說他們這種修煉方法來源於中國兩千年的傳統。在法輪功領袖李洪志的教導中可以找到氣功,佛家和道家學說的痕跡。

法輪功學員稱他李老師,李老師教給了他的弟子們一個能快速達到覺悟境界的修煉方法。

法輪功

邪教,狂熱的宗教崇拜,隨便你叫他甚麼。但是,李洪志對古老傳統作的新時代綜合在中國社會主流中佔據著令人難以置信的位置。法輪功聲稱在大陸有七千萬追隨者,相比之下人數不斷減少的共黨成員只有六千一百萬。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少法輪功學員同時也是中共黨員。

法輪功像野火一樣在北美迅速傳播,加入其修煉者行列的來自各行各業。多倫多有幾個大的法輪功分會,芭芮,溫莎和哈密頓都有法輪功團體。

然而當中國使館堅持其國內政策神聖不可侵犯時,加拿大法輪功追隨者聲言中國政府正在加拿大進行它的監視運動。

「我收到好幾個同修打來的告誡電話,說中國政府曾向他們訊問,」移居海外的華人葉繼蓮說。

「去年九月我們注意到有人跟蹤並拍照,」她說。

在渥太華,神秘的轎車停在法輪功輔導員的門前,不知名的中國人在車裏等著,一坐就是幾小時。有時他們會發出威脅。今年初秋他們曾對多倫多的一位法輪功修煉者說,「我是個特工,你最好給我小心點。」

「我認為這非常糟糕,而且我們的外交部長竟然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真令人吃驚,」安德斯說。

「一派胡言,完全是胡言亂語!」新聞秘書金正大回答說。「中國使館怎麼可能派人去跟蹤法輪功追隨者?這完全是我國內政。」

外交困境

這是一個奇怪的外交和人權的困境,其中的男主角也頗不尋常。

羅伯.安德斯是改革派在思想體系上最有成就的議員之一。他曾替國家公民聯盟遊說。安德斯的政治生涯開始於共和黨領導協會,一個為原教旨主義和新保守黨的活動訓練傑出人物的基地。

在安德斯還是個自由右翼戰士時,他加入過一系列組織,給人深刻印象:國家步槍聯合會,家庭焦點,佛瑞協會和加拿大納稅者同盟。

和他在改革派的伙伴傑生.肯尼一樣,安德斯1998年公開聲明在沒有結婚之前一直是獨身的,這對荷爾蒙混亂的加拿大青年來說是個好榜樣。

作為為人權的社會保守鬥爭,安德斯不接受任何偽善的建議,儘管去年九月改革派在一個要求嚴格控制移民的運動中抵制中國難民。

「這是一個有大規模正規軍隊,大量後備軍儲備的國家,在水下有嶄新的核潛艇,」安德斯說,他堅持認為難民問題只是加拿大國內政策,而法輪功問題卻關係世界和平以及基本人權。

激起怒火

在外交事務方面,新聞秘書肖.羅得斯說,「加拿大政府非常關心中國的宗教自由。我們在幾個不同的場合都表示了對此事的關切...我們也會見了在加拿大的法輪功修煉者。」

但是事實上,聯邦還沒有準備去觸怒一個擁有世界最大消費者市場的外國政府。

並非加拿大政府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國會第二大的國際委員會就是加中立法協會,有六十三位常務人員。

但是不像上月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對鎮壓法輪功作的嚴厲譴責,加拿大沒用使用總理或內閣大臣的影響力對中國破壞人權之事施加壓力。

大部份的抗議只是幕後的外交性辭令。

以去年十一月為例,當時加拿大在北京的國務大臣發布的新聞發布稿中,隱含著鎮壓法輪功作一事的關注,措辭非常小心,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文稿不是由自由黨的內閣大臣發布的。

儘管被推選的官員們很少談到中國的人權問題,貿易協議卻得到不折不扣的部長級重視。

正是在人權問題上的這種雙重標準使得一些人憤怒。「我們在經濟的祭罈上出賣自己,」曾去過印度,西藏和中國宣傳文化自治的上院議員康斯哥斯.德.尼洛說。

「當外交部長澳克斯渥斯挺身而出譴責俄國對車城的轟炸時,我為他鼓掌歡呼,」德.尼洛說,「但是一提到中國,我們只會低聲耳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