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山東濟寧市精神病院受迫害的情況

【明慧網2000年1月26日】 我叫XXX,今年22歲。99年10月25日,我聽說法輪功要給打成邪教,,從心裏很難過。教人做好人,既非教、更不邪,政府怎麼能這麼做呢?我想一定是新聞部門和少數政客為了撈取政治資本欺騙了黨中央和國家領導人,我懷著一顆善良的心,懷著對黨和政府的無比信賴,到北京去上訪,到北京後的第三天即被公安局抓了回來,先是拘留15天,後管教人員發現我身上有一本《轉法輪》,他們要強行搜奪,我誓死保衛,於是拘留到第七天,我又被送進山東省濟寧市精神病院。下面談談精神病院對我殘酷摧殘的經歷,以向同修和同修們的家屬說明,千萬不要聽信公安局的誘騙,我們沒有精神病,精神病醫院讓人失去主意識,無法修煉

公安局讓我的父親和我們所在單位的領導簽字,承認我有精神障礙。用這種辦法騙取錢財、殘害修煉人。我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後,心想,唯一可以反抗的就是以絕食,以靜坐煉功靜觀他們的作為了。

當天下午,四個男大夫拿著一根特製的很粗的綁人的繩子,強迫我穿上精神病人統一的病服,就在我換衣服毫無精神準備的情況下,一個女護士把針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拼命反抗,我又被四個男大夫按住用繩子捆在床上,注射了大劑量的藥物。不一會,藥力上來了,我拼命想控制自己,但還是站立不穩,焦躁不安,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嘴幹、舌燥,焦灼地撞牆、碰地,想到了死。後來大夫又給打了一針,我睡著了。第二天,我的大腦變成一片空白,頭痛、頭暈,不能思考任何問題,四肢酸麻無力,走路腿軟起飄,前邊發生的事,瞬間就忘,舌頭發硬、僵直,老往外伸,伸到嘴外以後像被甚麼拽住一樣,拉不回去,脖子發硬,往前挺,這些動作,都達到身體的極限程度,主意識卻難以控制。這樣根本不需要絕食,而是不能吃飯。於是,他們又給我鼻飼(把一根管子從鼻孔插入食管),護士說,這是對付邪教徒的辦法,後來,我就開始流鼻血,前後共注射了九針。

進院第三天,開始服用奮乃靜,先是一片,後因我煉功,又加到四片、五片,吃藥以後的症狀和打針一樣。我忍受了36天的慘無人道地精神摧殘。現在山東省濟寧市精神病院成了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場所,還有許多煉功人被關在裏面至今沒有出來,希望國際人權組織和世界上善良的人們予以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