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得法經過和荊門現在的一些情況

【明慧網2000年1月26日】 我看了眾多法輪修煉大法學員的修煉經過、體會以及各方面的文章,激勵和促進了我,使我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熔煉和提高。我也想講一講自己的得法的一些過程以及身邊的一些事情。我現在覺得大法和大法給我們開創的修煉環境格外珍貴。

我1989年考上大學到武漢念書,我把大量的時間用來研究氣功及人體科學。當時看了很多版本的《老子》以及佛教經典,還有錢學森等人研究人體科學的論著,有《論人體科學》等,以及當時的氣功研究成果。也學了一些氣功(當然只是祛病健身的氣功,還上假氣功的當)。由於不得法和不知修煉心性,兩三年的研究也沒能向高層次上提高,我產生了一種失落感。但由於受自己所學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以及自己觀念的影響,李洪志老師在武漢傳功講法時,很可惜我沒能去參加。

1993年我畢業來到荊門工作。同年12月,我在《中國氣功》雜誌上第一次看到了李洪志老師的法像,感到就是我要找的師父,心中又萌生了修煉的念頭,然而我還是沒能去參加師父在大陸最後的傳功講法班。我再一次非常可惜地失去了一次機會。

1996年元旦前後,我終於郵寄得到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一看,我就明白很多我苦苦追索的問題,也知道了這是一本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的書,對當時的感覺我無法言表,那強烈的能量場,那融入心靈的幸福,是書中偉大慈悲的語言震撼著我的心靈。我知道氣功是博大精深的東西,是源遠流長的。由於當時荊門還沒有集體煉功的環境,我自修了一段時間,各種繁忙事情接踵而來,就沒能繼續煉下去。

1998年10月,我在因特網上瀏覽的時候,看到了「法輪佛法」一詞,那個欣喜啊難以言表。我就來到了石家莊網站,把大法的書籍和經文下載了過來。那天晚上,我通宵達旦一口氣把《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和《轉法輪》看完。於是各地法輪大法網站就成了我經常光顧的地方。我覺得那些法輪大法網站的管理員或編輯,他們就是我的輔導員,雖然從未見過面,但通過他們的弘法,我才得法。

這樣,我自學自修了幾週後,就有人指引我找到了煉功點。以後的經過很多就像《轉法輪》書中所講的。經過了一些關,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心,我不斷地學法不斷地做好。當我越煉,就越放不下《轉法輪》這本書了。到了1999年6月,我發現熟悉的法輪大法網站瀏覽不了了,中國大陸的法輪大法網站全部被關閉,而在多倫多大學的法輪大法網站被「黑客」破壞,主頁上面用「英文」寫了一些謾罵的詞語。1999年7月20日,我終於查到歐洲法輪大法網頁還可以瀏覽,才知道中國大陸對法輪大法修煉群眾打擊與鎮壓開始了。1999年7月22日,我所查到的唯一可以瀏覽的法輪大法網站也被中國大陸官方屏蔽掉了。我接下來就被調查、詢問、做思想工作、公安局傳喚、離崗學習。9月我去了北京,但不到一週,我在公園和學員交流時,被單位派來的人和地方公安人員找到了。我被帶回刑事拘留25天後又轉為行政拘留25天,在11月份被單位和愛人擔保出來。

十一月份前,荊門學員被關押有二十幾人,後放了十多人。十二月份,荊門學員紛紛去北京護法,估計有一百人左右。很多荊門學員和各地的大法弟子共一百多人在北京合租一套住房,元旦前被北京公安局發現並抓了很多學員。據《荊門日報》報導自十二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日有六十四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去,荊門公安局人員在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把他們押回荊門。目前,龍庭、周萍(夫妻二人)、慈保生、朱翠花、李青霞、柳德玉等二十多人已被判勞教一至三年並已送去勞教所,看守所還關押有二十多人。另外,拘留所還關有十幾人,在一所技校也關有至少十多人。荊門輔導站站長孟祥龍也被逮捕。荊門地區已被列為湖北省重點中之重點。

慈保生(月亮湖派出所所長)和朱翠花,都是輔導員,自七月二十二日去北京護法,共三個多月,公安人員一直想抓他們沒抓到,後來他們去信訪辦上訪才被抓回。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很多學員多次到北京去,被抓放出來後又去。我非常敬佩我所認得的許許多多的法輪佛法修煉者,他們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人,所以我呼籲政府能正確對待我們。

我上面所說的是實情,我願意為我的言論負責。

荊門學員XXX
2000年元月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