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月20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0年1月20日】 房山三學員在派出所遭煤氣中毒,其中一人死亡

北京市房山區長溝峪煤礦三名法輪功學員劉志蘭、樸淑蘭、李富花,元月10日為恢復法輪大法名譽到北京上訪被抓,下午被送到周口店派出所,派出所要她們每天搞衛生,掃雪。

元月14日那天,她們三人幹完活後在派出所的鍋爐房吃午飯,2:00左右三人均煤氣中毒,失去了知覺,被送進了燕山區一職工醫院搶救。30歲的李富花(女)當晚9:00左右清醒。

大夫說:"怎麼樣?"她說:"我沒事。"警察問:"還煉不煉功?"她答:"煉!"

大夫讓她吸氧,她說:"我是煉功人,不用吸氧。"兩個公安強制她吸氧。她要上廁所,大夫說:"沒有廁所,你就尿褥子裏。"剛甦醒過來的她沒有力氣下床,只能尿在褥子裏。元月十六日下午,李富花被放回了家。李在醫院治療期間,一能下床,就照顧她同病房的樸淑蘭(女,40多歲),擦屎接尿,15日晚上樸淑蘭張開了眼,翻了個身又昏迷過去,16日上午清醒。

劉志蘭(女,40多歲)昏迷以後,再也沒有清醒過來,其家屬見到她時已在太平房裏了。公安通知三人家屬不許將消息透露給大法弟子。(北京時間2000年元月十六日晚十時稿)



廣州學員高獻民在拘留期間死亡

1999年12月31日,高獻民在廣州市天河公園郊遊時被公安抓走,在天河區棠下看守所刑事拘留。同時被抓的還有其他十名學員,他們當時只是坐在草坪上吃午餐。 2000年1月18日下午,高獻民家屬突然接到暨南大學保衛處通知說高獻民已死亡。據公安人員說,高獻民是因絕食幾天,於1月17日中午突然昏迷,送醫院搶救不治死亡。 高獻民,41歲,身高1米8以上,修煉多年,身體強壯。他是獨生子,父親已過七十,女兒讀初中一年級。他的突然死亡令他的親人及功友無比悲傷和驚訝,大家都不知道說甚麼好。

目前關於高獻民的真實死因和死亡過程及其在拘留所期間的生活情況都無從獲悉。



山東近一月有兩千餘進京上訪學員被遣送原籍

近一個月以來,來京上訪的山東弟子已被公安遣送回去2000餘人。前兩天來自濟南的幾批弟子因法輪功之事上訪被公安遣送回去,每人被罰款5000元,並被關在某招待所進行監視居住(費用自理);另有部份弟子被直接刑事拘留送進看守所。

另據消息,濟南公安迫使原各煉功點上的輔導員每人交2000元錢辦學習班(政治思想學習)。在這種緊張的局勢下,也有許多大法弟子已恢復了集體學法煉功、能夠走出來的弟子越來越多。



四川大學教授洪繼榮被疑上書安南遭三年勞教

四川大學62歲教授、法輪功學員洪繼榮女士,因涉嫌參加了《中國四川省法輪功學員至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先生呼籲書》的起草和簽名一事,被成都警方判處勞教三年。
四川大學西區(原成都科技大學)已有九名法輪功學員,因向聯合國等世界人權組織和中國政府反映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而被判刑。中國政府某些人肆意踐踏人權、踐踏國際法和中國《憲法》的行為,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另悉,四川省雙流縣對六名赴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刑事拘留,他們是:蔣紅(華陽中學教師)、周祖清(一Ο三機場後勤工程師)、孫純凡、向夢華(雙流縣人大代表)、謝霞(華陽職高教師),向夢華還被沒收了房產證、戶口簿,據悉在春節前將對他們進行宣判。

又有李志潔等學員因拒絕簽不煉功的保證書,從成都市九如村拘留所轉到蓮花村拘留所進行刑事拘留。張艾黎學員因在轉化學習班班上看《轉法輪》,被直接送到蓮花村進行刑事拘留。李銀香等學員已被判刑。



陝西各地學員紛紛進京上訪

陝西省西安市、寶雞市、咸陽市、延安市、蔡家坡、閻良等地的大法弟子於十二月中旬紛紛進京上訪,向國家領導人表明自己的心願。

他們中有的在長城上打出大法橫幅,隨後被捕。有的是在京去了信訪局,被登記後由辦事處接走。大概是陝西的辦事處環境較寬鬆,有的學員見信訪不行便自己回了家,但到家後很快便由當地公安帶走拘留至今。在北京關押的半個月裏,他們在獄中集體煉功,集體學法。一位大法弟子說:在北京,雖然受一些皮肉之苦,但能夠和大家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感到無比的充實,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半個月後,他們被陝西省各地區接回,又在本地區拘留半個月,期間不許家人探望。在拘留所裏,每天要接受「教育」,寫認識。學員們拒絕寫認識。最後,有的單位為了保住學員,便打通了有關人員,由單位的人來寫認識,由大法弟子簽名。大法弟子拒絕簽名,、單位便強迫簽名,有位學員的手都被摳爛了。現在部份學員被放回,但有的仍被單位看管,不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