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

來自大陸的樂觀報導

【明慧網2000年1月2日】雖然形勢依然嚴峻,可我最近挺高興。因為看到了我們這兒更多的大法弟子紛紛從人的觀念走出來了,他們在風雨中更堅定了前進的方向,從學會走路到現在走地更好、更堅實、從他們身上真正體現出了大法弟子的風采。下面簡單介紹我們這兒的一些情況:

以前是公安部門找我們,現在是我們主動找公安部門和黨政領導,向他們說明我們的真實情況、煉法輪功後對身心健康的巨大好處、從他們的職業道德和他們的應有職責表明法輪功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從縣委書記、公安局長、派出所長、公安幹警、到單位領導、一般群眾。從辦公室到他們家裏,不拘形式,不論人數,都是善意的向他們反映我們是好人,同時也要理解他們是工作,我們不求一定要達到甚麼效果,但其實我們幫助他們知道甚麼是好的。由於我們法輪功弟子確實做的好,在各方面都表現出是好人,甚至被關押的學員無怨無悔的表現他們都很清楚甚至私下敬服。所以他們幾乎眾口一致承認煉法輪功的是好人。也同時表露出他們的一些看法:我們這兒的法輪功學員確實是好的。煉法輪功無罪,這事總會平反的,但平反之前對中央的政策表現出一種無奈。而我們認為幫助他們認清是非對於他們也是非常重要的。

昨天我們這兒就有先後有三批學員去找公安局長,以功友的身份向他打聽為甚麼一位二次去上訪的學員被判勞教一年半,向他說明這位學員是個很好的人,同時善意表明了我們的看法。由於我們表現的是非常正的,該局長坐在辦公室坐立不安、連連搓手,滿口推脫責任:這是省裏定的,我不知道,不要問我,不要問我。從側面也能看出他自己覺的這事做的不對。

通過這些我們發現,比以前他們找我們時我們向他們說明情況,現在這樣做效果好多了。任何一個人他都本能願意接受別人的好心與善意的。以前他找我們時常帶有懷疑和偏見,而我們主動去做時,又完全從善意出發,本身就帶有對大法的堅定和法的力量。更夠正人心。而且這既是護法也是弘法,是圓融的表現,也更讓常人理解。

以前去上訪有時還有溜出去的味道,現在我們這兒有人主動和公安部門說:你們這樣違反憲法亂來,我們要去上訪。結果公安部門幾次上門「服務」,我們的學員對他們說,你們把我們這兒的法輪功學員真實情況上報,我可以暫時不去。要求把真實情況報到省裏去。結果他們口頭也答應了。

我個人認為這位學員能這樣做,起到的效果也不比真的去上訪差。各地可以根據具體情況維護大法,有時北京的有些人不想聽,我們也不必太執著,我們只是勸善。人人都有佛性在,我們暫時和身邊的人們談談心也是幫助他們。至於實在難以藥救的,暫時別管他,它的心不變是佛都沒辦法的(當然不是真的拿它沒辦法)。去北京說明情況當然很好,但從周圍環境做起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修內而安外,如果我們各地都能做好了,那麼我想整個環境也會起變化的。我們人人都是輔導員,作為一個輔導員應該對當地的修煉情況負起責任來。

我們大法弟子本來就應該對社會負責、對別人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當然不是庸俗的好)。當我們各方面都努力做好時,別人與社會是一定會從懷疑和不解中走出來的。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擋我們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這正是法的體現。

公安人員去大法弟子的單位了解情況,結果在眾人面前該大法弟子侃侃而談,整整講了兩個小時,對他們提出的疑問,對答如流。體現了既對大法堅定不移,又能深入淺出讓他們明白和理解,說得公安人員和他的同事連連點頭,心下佩服不已。展現了大法真修弟子的風采。(正與該弟子聯繫請她寫心得體會,如果順利的話大家會看到的。)

當然,這位弟子能做到今天這樣的程度,除了認真學法,對法有較深刻的理解外,也與她的經歷有關,正是在考驗中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每一步都比較紮實,說出的話才言之有物,真能感動人。(她曾去北京,回來被強制學習近二個月,其實是無理關押,等等)

我們這兒已經部份的恢復集體學法煉功,有兩個鎮的每週輔導員聚會每處都有近二十人參加,與以往不同的是,我們在恢復學法交流之前,有意透露給公安人員:我們這樣在家裏練提高很慢,我們有時要在一起互相討論。不過你們放心,我們在一起都是討論自己有那些做的不夠的地方,那些需要做的更好的。決不會反對政府。你們覺得需要完全可以來旁聽。

當然我們這樣做也是因為我們這裏的學員經過艱苦的努力,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他們已經說過:「你們要練儘管在家練,想寫信反映情況儘管寫。看我們的面子不要去上訪就行。」之後才做到這一步的。當然我們沒答應不去上訪,我們說隨時可以去。

我想各地的情況有一些差別,每個人的情況也有一些差別,在比學比修中,不要只是簡單的模仿行為,而要學如何提高心性。但時間是有限的,我們都要抓緊。

我個人認為:上訪和我們一些學員的所做所為都是圓融人這一層法的表現,師父在《圓融》經文中說過「人類的事業都無人去做,那這層的法將無存。」《道法》經文中說過「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大法已經圓滿的都留給我們了,大法進入三界這一層需要我們表現出最正的人的形像,其中一定包涵大智大勇。

另外我們也要注意一些認識上的偏差,不是吃多少苦就能修多高,而是心性多高功多高。磨難來的時候,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們除了自身堅定外,還可以根據別人的接受能力,善意的對待別人。當然可能吃一點苦,消一點業,但不要認為是必然的,能把法體現出來是最好的。

師父把宇宙最高的法理傳給我們,已經是最大的慈悲了。維護不維護大法,同化不同化大法,都是我們自己的事。我們要修成的是覺者,一個知道該做甚麼,努力去做好的高級生命。別光等師父或研究會怎麼說,只有你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努力去做,修出來的才是真正自己的。

現摘錄師父經文《警言》的一段與各位同修共勉:

「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歡迎各同修批評指正。

大陸學員
2000年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