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事件之我見


【明慧網2000年1月17日】我叫楊景端,是一所大學醫院的住院醫生。 修煉法輪大法14個月。平心而論,我比任何一個不煉法輪功的人都更關心我所煉的是甚麼。以下是我的一些體會和感想,表達出來供朋友們參考。

一, 法輪功與健康

我煉功的最初動機是為了健康。我吸煙十幾年戒而不斷。極易疲勞。情緒緊張易怒,波動也大。去年九月開始煉功,不知不覺地,煙就戒了,酒也不想喝了。人精神了許多。尤其是對太太和顏悅色起來。太太一看不錯也跟著煉。時間不長她的過敏症和胃痛症也消失了。以後,周圍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我才發現我們所經歷的只是一個十分普遍的現象。一些難以置信的奇蹟只有親眼目睹方能相信。人類疾病70-80%是由不良生活習慣所致,精神健康更是身體健康的根本所在。在美國,僅肺癌一症每年就奪去15萬人的生命。其中,90%是煙民。酗酒更是社會和健康的大敵。所有法輪功修煉者都不抽煙不喝酒。法輪功能改變人的不良生活習慣就從根本上改善了人類健康。

本世紀以來,特別是近30年,現代醫學有了很大發展,人類壽命普遍延長。在醫學比較發達,保健體系相對完善的美國,1999年人均壽命76.5歲。然而,現代醫學畢竟還十分年輕,對人體,自然,和疾病的認識還十分有限。在只有兩億多人的美國,每年每10萬人中約487人死亡。每年僅急性心肌梗死就有100萬人,其中10-15萬人在幾天內死亡,另外10-15萬人在發病一年內死亡。住院病人每年死於藥物不良反應的有14萬人,每年死於醫療事故的約9萬8千人。所以,有70%的美國人有病並不總是去看醫生吃藥,而是去尋求各種替代療法,如針灸,草藥,按摩,甚至氣功。每年病人自掏腰包14億多美元用於這一方面。

離開大陸有幾年了,只知道吸煙,喝酒的人越來越多,有2億煙民等等。估計醫療保健不比美國好多少。法輪功在大陸流行有7年之久,有數千萬學員,即使按政府的統計,7年累計有1400個學員死亡,這就是說法輪功在不花國家一分錢的條件下已經拯救了無數的生命!

我開始理解為甚麼大陸的許多修煉人不惜身家性命捍衛修煉法輪功的權利。我開始為自己有緣認識和修煉法輪功感到慶幸,也深深地為那些失去了解和修煉大法機會的人惋惜。

在中國,每年22萬人死於自殺,更有一千六百萬精神病人,各行各業,社會的各個角落都有。 出現幾個自稱煉「法輪功」的毫不奇怪。我是從事神經精神疾病專業的,在我見過的精神病人中,說自己是甚麼的都有,他們真的是嗎?精神疾病是十分複雜的。病因也不清楚。用精神病人的顛言狂語給法輪功定罪是違反基本醫學和法律常識的。

總之,我發現大陸媒體描述的「法輪功」和我以及我所認識的人煉的法輪功完全是不同的;描述的「法輪功學員」和我自己以及我所知道的所有煉法輪功的人也完全不同。我不明白這是為甚麼。我衷心希望親愛的朋友們到我們中間來看看我們是甚麼樣的人,在煉甚麼樣的功。

二,我與法輪大法

每一個精神健全的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即使他甚麼也不信。

我長在中共邪黨的社會,長大以後,越來越感到困惑,抱有同樣信仰的人,有的就是壞人,有的就是好人,有的就是革命,有的就是反革命,有的就能殺人,有的就要被殺。更讓人糊塗是,有的一會兒是好人一會兒又是壞人,一會兒是現行反革命,一會兒又是革命烈士;一會兒是「工賊」一會兒又是「傑出的國家領導人」。真理好像總在個別人手中。

在美國,聽了一位生物化學博士題為「基督教與科學」的演講,我開始面對一個近百年來唯一一個不爭的科學發現:人類對大自然和人類本身的無知。我開始理解我所崇拜的大科學家為甚麼相信神,我開始探索更廣闊,更壯麗,更殊勝的世界,我相信了人類應該有更美好的未來,我相信了偉大的智慧的慈悲的神的存在。世界上有許多宗教體系和實踐。每一體系內部又門派林立。他們的信仰有相似之處,又難自圓其說。人近四十當不惑,我怎樣才能認識這宇宙的真相,生命的奧秘?

我最終選擇了法輪大法。

我感到「真、善、 忍」涵蓋了各個正統宗教基本教義,簡明,深刻,清晰。李洪志老師系統闡述了「真、善、忍」的深刻內涵。闡述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人不斷地用「真、善、忍」的標準衡量和要求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人就在不斷地昇華,不斷地接近宇宙更壯麗,更殊勝的世界。《轉法輪》告訴了我們修煉和健康的本質。

李洪志老師指出「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簡單一句話就摘去了所有宗教神秘的面紗。法輪大法擯棄一切宗教儀式,直指人心。重在內修,不外求。修自己,修自己的心。《轉法輪》告訴了我們修煉的根本方法。我開始明白了中醫經典中所說的道理:「心為君之官,君不明則十二官危」,「清心寡慾」是健康之本。

更為可貴的是,法輪大法把人的精神和肉體視為一個整體。在修心的同時,五套「至簡至易」的功法使身體同時得到淨化。其功效是我自己和所有認真修煉的人親身體驗到的。對我來說,修煉大法已經不僅是一個信仰,而是探索精神和肉體,人和宇宙,乃至生命的起源與歸宿。我的身體就是一台絕倫的科學探測儀。科學,是用已知探索未知而不是用已知否定未知。

法輪大法非常純潔。大家義務教功,「不求名利,只求功德」。大法輔導點不存錢,不存物,不收費,也不接受捐贈。我自煉功以來,參加過六次心得交流會,聽過李老師三次講法,沒有人向我要一分錢。別人教我功,我又教別人,從沒交過或收過一分錢。沒有領導,沒有等級,沒有說教,沒有登記,沒有辦公室,自願來自願走。大家都以大法約束和要求自己。我周圍的和我遇到的學員都十分純樸,善良,謙虛,厚道。他們都是我很信賴和敬重的人。

法輪大法還幫助我更好地理解我們祖國的傳統文化,特別是古代中醫學。中醫的來源,經絡的本質這些困惑我很久的問題在《轉法輪》中都有圓滿的解釋(史前文化概念,不同空間學說)。其實,現代科學正在逐步認識傳統中醫理論。比如,中醫講:「腎藏精,養髓,生血」。現代醫學發現,刺激骨髓造血的激素正是從腎臟分泌的。中醫講,「脾主後天之氣」,氣的主要功能之一是抵禦疾病的防衛功能(衛氣)。現代醫學證實,脾臟被切除的人,易受各種感染。

最近,我看了大陸最新出版的中國民間文化研究參考書:「佛界諸神」和「道界諸神」,天津拍攝的「觀世音傳奇」。我發現,這些神秘美妙的傳說都非常逼真合理。這些傳說中表達的理念無一不涵蓋在《轉法輪》之中。其實,李老師講的許多理古今中外皆已有之,只是誰也沒有講的這麼簡明透徹。直到半個世紀前,這些傳統瑰寶一直貫穿在中華文化和中國人民的信仰系統之中。在我自己所受教育中,傳統文化教育是少的可憐的。《轉法輪》不僅給我補上了這一課還把我的認識推到一個新境界。我衷心希望每一位熱愛傳統文化,追求人生真諦的人,不管你是否修煉,都能認真讀一讀《轉法輪》。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看到了自己的狹隘自私,狂妄無知,貪心妒忌。我不再看無聊的電視節目和電影,更不看黃色音像和刊物。我不再吸煙喝酒,尋求精神刺激。我不再計較個人恩怨得失。我更珍惜我的時間,生命。我更善待我的親人和同事。我對工作對家庭更盡心盡職。保持健康的身體和祥和的心態。和所有真修學員一樣,法輪大法溶入了我的生活和生命。

三, 對當前危機的認識

1 法輪功的組織問題:我九八年九月在一個基督徒朋友家裏查經,討論中,一位朋友提到他相信並十分崇敬耶穌但不願成為基督徒。「因為我有一位很偉大的師父」,他說。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姐姐給我看過的「轉法輪「。果然,他指的就是李洪志老師。後來他給我講了他的經歷。

他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專業,後又進中國醫學科學院攻讀生物醫學工程,為探索人體奧秘,開發特異功能,苦練氣功近十年,一度能透視人體。由於功能不穩定,心情急躁,越求越沒有,越沒有越求,以至精神體力消耗很大。在家人和太太的勸阻下放棄了煉氣功。出國前,他買了法輪功的書,偷偷學了一段時間,感覺很好,無奈太太一聽又是氣功堅決反對,只好把書壓在箱底,「50歲後再煉」。

我借了他的書,這一次我終於看懂了《轉法輪》。我和我太太相繼得法,我們的變化改變了這位朋友的太太,他們夫妻也開始煉功。我又告訴了一些親戚朋友,明州的法輪大法就這樣開始了。

開始,找不到人教,我自告奮勇,要求把自己的名字放在法輪大法的網上做聯繫人,沒有任何程序,我就成了聯繫人。不久,一位老學員隨老闆由外地搬到明大,這位機械系博士就是從網上找到我的。從此,我們開始了學法,煉功,弘法。大家互相幫助,義務教功。參加交流會自願結伴而行。我今年八月搬到賓州,自然就不再是聯繫人了。可是我除了不再負責提錄音機外,我還做著一樣的事:學法,煉功,弘法。

沒有名,沒有利,沒有權,有的只是一顆修煉的心。但又有甚麼比心的共鳴更能把人們緊密聯繫在一起呢?我參加過的大法活動都組織的非常好,可就是沒有一個組織。義務服務,志願工作一點都不奇怪。誰是「骨幹」?自己。誰是「負責人」?還是自己。因為法輪大法修的就是自己。

2 正與邪:過去,我打麻將玩牌,上歌舞廳,如今,我讀書煉功,「相妻教子」;過去,我吸煙喝酒,追求刺激,如今,我學法煉功,恬淡寡欲;過去,我爭強好勝,追逐虛榮,如今,我學法煉功,淡泊名利。除此之外,我工作兢兢業業,家庭和睦美滿,身心健康快樂。親愛的朋友,說我煉的是邪法,我如何能接受?沒有廳堂寺廟,沒有燒香磕拜,沒有隱居出家,沒有捐贈募款,沒有統一意志,沒有偶像崇拜,親愛的朋友,我又是哪一門的教徒呢?

3 上訪:在我看來,四月二十五日是一些法輪功學員集體上訪。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喧嘩,沒有堵塞交通,沒有妨礙出入,沒有影響公共秩序,要做到這一點,除了溜牆根站,我實在想像不出這些上訪的還有甚麼別的招。若是警察安排,也是訓練有素,用心良苦。意見反映完畢,問題初步解決,大家自然散去。合情,合理,合法。這本是值得慶賀的事情。中國的老百姓第一次行使了自己的憲法權利, 同時又認真地履行了公民的義務。政府領導表現了前所未有的通達和開明,令國際社會讚歎。作為一個法輪功修煉人,上訪,是為了修真,講真話,實事求是;上訪,是為了修善,澄清事實,讓更多的人受益;上訪,更是修了大忍之心。在中國,講真話,求真理,歷來是要把腦袋,把烏紗帽繫在褲腰帶上。捨棄個人利益,不顧個人安危,去講真話,做善事,不能忍痛,誰能做到?!

4 學生,學校和老師:大法修煉就像一座大學。我就是一個學生。我離學校和老師的要求相差還很遠。在這個學校裏,老師教導每個學生成為好學生,但不是每個學生都能成為好學生。甚至還會出幾個壞學生。這不能怪學校,更不能怪老師。我會講錯話,做錯事,無論我自己受到怎樣對待,我都心甘情願。我都要向我自己內心去找,糾正提高自己。大法是清白的,李老師是清白的。

5 以科學態度解決當前危機:「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法輪功對修煉人的健康到底有利還是有害?應由醫藥衛生專家本著實是求是的科學精神調查研究得出結論。大法使修煉人為國家到底節約了多少醫療費用應由衛生和財政部門統計作答。大法對修煉人的行為道德水準到底如何幫助,應由社會科學研究機構調查作答。一個功法起源於我們國家,流傳全世界,千百萬人修煉達七年之久,政府對它應做科學評估。有害據理及時取締,有利則應發揚光大。據我所知,這些年來,政府對法輪功有不止一次的深入調查,結論都是肯定的。一些心理陰暗者硬把一個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問題製造成一個政治問題,使民族文化的驕傲變成了民族文化的災難。我們真的每十年,八年要搞一次文化革命嗎?歷史反覆地告訴我們,用政治鬥爭的手段處理社會和自然科學問題就會製造大量的冤案。親愛的朋友們,請珍惜自己和自己手中的權力,不能一錯再錯。

以上是我個人的認識和體會,歡迎探討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