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大地震就要來臨?(轉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七日】 聽,那是一場歷史學大地震前傳來的回聲嗎?

  我們熟悉的歷史是這樣開始的:四五千年前,在大河兩岸或沿海島嶼,人類四大文明古國相繼崛起。你是否接受這些知識,這甚至曾經左右了我們的高考成績。

  但是,這種觀念目前正受到巨大衝擊。特別是自90年代以來,一些西方歷史學家力圖證明,早在四大文明古國之前,就存在過一個超級文明,雖然已經湮滅,但人類至今仍可以感受到它的餘溫。

  否則你無法解釋,為甚麼古埃及人甫一脫離蒙昧狀態,便創造出金字塔奇蹟。學者們被迫匍匐在一些神奇的數字面前:胡夫金字塔高150米,擴大10億倍,就是太陽到地球的距離;塔重乘10的15次方,等於地球的重量;穿過金字塔的經線,剛好把地球上海洋和陸地分為對等的兩半。「巧合」的數字還可以列舉很多,然而難道僅僅都是巧合嗎?這種懷疑也許會動搖埃及人的民族自豪感,但對於堆積230萬塊巨石的驚人工程,學者們指出,以當時的技術水平,埃及必須有5000萬人口才能勉強承擔,而那時全世界才不過2000萬人。

  一定有些甚麼人,在古埃及人之前建造了金字塔。他們試圖通過金字塔向後世傳達某種信息,還有他們的驕傲。那麼,他們是誰?  金字塔只是一個例子。我們的疑問還很多。

  讀者也許已經注意到,我們是在拿今天的標準評價過去的成就。可是,我們憑甚麼認定自己的標準就是天經地義?因此,對傳統史學的衝擊,也許將在兩個方向上同時取得突破,一個是證明史前超級文明的存在,一個是從此打消人類惟我獨尊的自大狂傾向。

  新一輪的疑古思潮波及中國,恰好在世紀末的今天。我們注意到,今年以來連續翻譯出版了《水晶頭骨之謎》、《上帝的指紋》、《破譯聖經》、《眾神的宮殿》、《神秘的北緯30度》、《伊甸園秘境》等書籍。從目前市面上上百種外星人、大預言類的讀物來看,書商的目的,也許是想搭世紀末心態的便車炒作一把,更不排除危言聳聽、迷信妄言的成分,造成某種歧義,但這套「世界偉大考古紀實叢書」還是能夠脫穎而出,以其探索精神的新視野引起關注。當然,誠如作者們所言,立論還僅僅停留在推理猜測的階段,至今還找不到一件實物確鑿地證明他們的觀點,但我們不能因此忽視其方法論上的價值。大膽猜想,小心求證,希望這些學者們最終能夠給我們帶來驚喜。應該提到的是,自90年代以來,我們一直沉醉在對財富的追求中,卻忽略了世界正在考古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一個例子是發現了瑪雅人世代流傳的13顆水晶頭骨,據說裏邊藏著有關人類未來的大秘密,而只有當人類達到更高的道德水準,13顆水晶頭骨才會重新聚集起來,向我們揭開謎底。這聽起來好像玄而又玄,但重要的是水晶頭骨從何而來,即使以現在科技手段也不容易打造得如此完美。莫非它們是古代大西洲人的遺物?

  柏拉圖寫道,他聽埃及的祭司們說,1萬年前,也就是距今12000年前,大西洋中有一個大西洲,強盛無比,但在一夜之間因大地震沉入海底。幾百年來,有關尋找大西洲的書籍出版了不下幾百種,還有人聲稱在水下發現了可能屬於大西洲的城市。那麼,包括埃及文明在內,還有美洲的幾種土著文明,會不會受到大西洲文明的影響?你看大洋兩邊的陸地上都有金字塔,有著相似的神話傳說,還都存在遠遠超出當時一般水平的數學和天文學知識。難道,這又僅僅是巧合?

  我們不能夠對這些疑問視而不見,因為它們要解決的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裏來?如果迴避這個問題,我們今天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將毫無意義。而且中國人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否則我們又怎麼解釋巴顏喀拉山裏發現的那些小矮人的骨骼到底是誰,而骨骼旁邊那些密紋唱片一樣的石盤又是甚麼東西?我們不知道的還太多。

  儘管還缺乏確鑿的實物證據,但神話可以給我們啟發。人們曾經認為,神話就是神話,不過是先民的胡思亂想,不足為憑。可是特洛伊怎麼樣?一個原本認定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城市,在上個世紀,硬讓一個不信邪的德國人謝裏曼從泥土裏一鍬一鍬地給挖出來了。《聖經》難道只是宗教經典和神話傳說嗎?它實際上成了考古發掘的指南針,又有多少個傳說中的城市就這樣重見天日。一些學者們越來越傾向於相信,神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歷史。

  在世界各地的神話裏,幾乎無一例外都說到,神從天上下來,創造了人類。難道這又是集體撒謊或集體酒精中毒嗎?儘管勞動積累智慧毫無疑問,但人類史前那段智力上突飛猛進的年代又是甚麼力量促成的呢?會不會有來自地球以外的力量介入?

  人類往往在求知上表現得很矛盾,一方面以窮幽探源為最大快樂,另一方面卻又害怕一旦洞悉真相而陷入更大的迷惘和恐慌。這使我們在探討有關外星人的話題上表現得畏首畏尾。讓那些五花八門的UFO目擊報告見鬼去吧,但我們卻不能不正視某些歷史文物帶來的疑惑。法國山洞裏史前岩畫上的人物,居然戴著宇航員樣式的頭盔,並且伸出天線狀的東西。哥倫比亞出土的一件上古黃金飾品,怎麼看怎麼像一架噴氣式飛機,經檢測非常符合空氣動力學原理。古瑪雅人一個石棺上的圖畫,神坐在流線形的容器裏,穿短褲,腳踩踏板,手握操縱桿一樣的東西,身後彷彿是一個機械箱,尾部呈火燄噴射狀。除了像宇航員駕駛飛行器,還能有甚麼別的解釋?

  那個超級史前文明,如果當真存在過的話,它到底想告訴我們甚麼?一種看法認為,它想向後人揭示文明的興衰和輪迴。我們一向認定,不論螺旋上升也好,波浪起伏也好,歷史總是呈不斷前進趨勢的。但果真如此嗎?歷史課本明白告訴我們,世界上最早的城市是印度北部的哈拉帕和摩亨佐﹒達羅。但歷史課本並沒有告訴我們隻言片語,摩亨佐﹒達羅在發掘出來的時候,呈現出怎樣一幅死寂淒涼的末日景象。明顯倉促死亡的骸骨有的緊緊抱在一起,顯示出瞬間遭到高溫襲擊的跡象,連石頭都玻璃化了。是甚麼東西如此威力巨大,令連下水道都設計得那麼精巧的城市剎那間灰飛煙滅?學者們有自己的猜測,但在這裏我寧願賣個關子,把謎留給讀者自己去猜。

  在所有的神話裏,神在離去的時候,都承諾他們還會回來。宗教裏的末日審判大致也來源於此。當然,對於神話我們不宜作庸俗化理解,簡單歸結於保護地球愛好和平一類的現代主題,它真正想說的也許是對於人類未來的命運,應該放在一個更大的時空尺度裏來看待,包括我們對於生命、對於智慧,直至對於「人」的重新理解。

  作者們在書裏多次談到,他們的研究遭到正統史學界的蔑視甚至故意忽視,他們的聲音微弱,前行艱難。誰更有理不是我所能判斷的問題,但我想說的是,正統史學界囿於畛域和門戶爭執,似乎正在失去以往的活力。任何一門學科若要不斷前進,都必須依賴兩個方面的支持,一個是方法論的突破,一個是實證的進展。舉個例子,當甲骨文研究取得突破後,疑古派就被迫大步後退了。遺憾的是,史前存在超級文明的擁護者們,目前還拿不出更有力的證據來,這使他們的抱怨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但最重要的是他們正在試圖改變人們以往的固有觀念,並且爭取到越來越多的擁護者。像澳大利亞傳媒大王默多克,前不久不惜巨資買下一座金字塔的發掘權並真的把工程隊開了進去,還進行了現場直播,儘管看起來一無所獲,但其轟動效應不可小視。默多克是個聰明人,選擇幹這事決不會是讓錢燒的。它是一種觀念的反映,是對傳統的挑戰姿態,是一個巨大的聲音在問: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裏來?

註﹕上文原載於中國大陸某官方報刊。

 原壓題照片:有著「死亡之城」之稱的印度古城摩亨佐﹒達羅,建於5000年前,這座當時最現代化的都市,在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毀於一旦,從發掘出的人骨來看,其猝死的原因是猛烈異常的高溫加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