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大陸媒體澄清一些事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 近日來,大陸新聞媒體不斷報導關於法輪功違背科學的說法,事實上法輪大法不但不違背科學,反而是超常的關於整個宇宙的真正的科學。由於他超越於人們現有的認識,當用現有的知識去衡量時就會不被理解,甚至遭到排斥。

類似這種情況在科學技術發展史中是屢見不鮮的。歷史的車輪轉到今天,竟然又出現了似曾相識的一幕。大陸媒體對法輪功顛倒黑白、斷章取義、混淆視聽的報導,實在令人遺憾。

一、先談談關於否定「同時同地存在另外空間」問題的媒體報導。

現在不是這一領域的專家,也出來認證,說根本不存在同時同地存在另外空間的問題。 這實在是太荒唐了。事實上凡是從事物理學前沿研究的科技工作者,都知道為了解釋粒 子的波粒二相性的問題,國外科學家早就提出了同時同地存在著幾個物理世界的理論, 並以此理論獲得了博士學位,而成為著名科學家。該理論給粒子的既有波動性又有粒子性的波粒二相性一個很好的解釋。

根據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不同的物質分布決定不同的時空結構,以及宇宙中存在著大量的人們還沒有探測到的各種暗物質及其分布,故可知同時同地存在著不同的時空結構,即我們現在感知到的時空結構可看作總宇宙的不同時空結構中人們已感知達到的一 部份,但對未感知到的時空結構現代科學正在努力地研究,並已取得了豐富的成果。特別是現代物理學中對真空結構的研究,使人們認識到我們現在感知的真空具有最複雜的結構,真空並非空無,而是具有豐富的物理內部結構,這些都是我們物理學前沿研究的問題。關於我們現在物質時空結構的穩定性,都與真空的結構緊密相關,也就是說現在物理學的真空已從經典物理學中的空無演變為具有豐富物理內涵的可觀測量子數為零的物理態,各種時空的演化都與這真空相關。故同時同地存在另外空間等問題,是現在科學前沿正在積極探索研究的問題,根本沒有所謂的非科學的說法。

二、關於光年表距離的問題,《轉法輪》中說的實際上是正確的。

因在宇宙學和高能粒子物理的研究中,常選光速的量綱為[C]=[L/T]=1的自然單位,即 [L]=[T],就是說在高能粒子物理和宇宙學的研究中,選了自然單位,長度的量綱[L]和 時間的量綱[T]就相同,故可不區分時間和距離的單位,用光年來表示很大的數值,在高能物理和宇宙學的研究看來是對的。所以對光年的直接應用是正確的。說此處有誤只是不真正懂高能物理和宇宙學的人提的意見而已。在由自然單位回到通常的單位時,就要區分時間和距離的量綱單位。在高能粒子物理和宇宙學中一般只用自然單位就可以了。

在科學上要否定甚麼需要窮舉所有的可能性來進行排除、否定。如果窮舉不完備,則嚴格的科學結論就無法做出,在不完全窮舉下所做的否定判斷只能是猜測,不能說是科學的結論。

三、關於另外空間高級生命問題。

這是現在全世界的科學家正在努力探索研究的問題。由於宇宙有廣義全息律,我們這個空間有豐富的生命,另外空間也應有相應的生命存在。事實上,如果另外空間高級生命的科學技術比我們人類發達,能夠做出人做不出來的事情,並能夠影響到我們這一空間。而相對於人來說,看他們真神,了不起,人們就可以把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稱為佛道神。所以,無神論就是否定了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的存在。也就是說無神論是建立在不完備的科學推理基礎上的猜測,它恰恰是違背了科學實事求是的原則而輕易做出的不完備、不嚴格的推斷,是不科學的主觀臆斷,不能作為科學的結論。

由此導致的世界觀和方法論都侷限在這些窄小的思維空間範圍內,使人們思維受到禁錮,忽視了另外空間的生命存在的多樣性,使人們的創造性受到限制,進而使人們遇到難解問題時很難打破原來思維框框的束縛,很難勇敢、客觀、無偏見地去面對宇宙中各種複雜的情況,依據科學的實事求是原則,做出深入、細緻、客觀、嚴格、無偏見、完備的科學研究,從而做出創造性的科研成果來。否定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的存在猜測雖然先入為主,但它是未經嚴格、完備的科學證實的錯誤結論。固守這樣的結論,只能誤導人 們,從而使人們陷入其框框所界定的範圍不能自拔,也無法發展真正關於整個宇宙的現代科學。

四、關於地球是宇宙的中心的問題。

實際上李洪志老師所說的中心不是我們這個物質空間物質分布的中心,而是同時同地存在的另外空間物質分布的中心。前面已看到,同時同地存在的另外空間物質分布的問題是現代科學正在研究的問題,而通過法輪大法的修煉,達到一定的要求後,就可真正確切地看到另外空間物質分布,如我們就看到了。可見法輪大法是關於整個宇宙的真正科學。這哪有甚麼迷信,反而說明現代的科學是有侷限性的發展不夠的科學。

五、法輪大法沒有宣傳世界末日。

法輪大法不但沒有宣傳世界末日,相反李洪志先生1998年3月和1998年5月先後在美國和德國講學時,針對有人在這方面的提問均明確回答:我可以嚴肅告訴你們,說1999年世界末日發生人類劫難是根本不存在的。李洪志先生以前說過的地球曾經爆炸過是指外小行星曾經撞擊地球而引起的爆炸(這可在李洪志先生多次講法的錄像帶中看到,不能斷章取義。),使地球的物種消失,如恐龍等。而且,現代科學的生物考古和地質考古等已發現每隔約6500萬年地球物種數有一個大的減少,許多科學家提出這減少是由於地球受到災難性傷害所引起。特別是現代天文觀測發現在近地軌道有一些小行星隨時可能掉 向地球,現美國海軍氣像天文台正24小時日夜不停地觀察追蹤它們,一旦發現異常就可發射導彈去改變其軌跡或炸毀它,以保障地球生命的安全。這些都是有確鑿證據的鐵的事實。根據自己的政治需要胡編亂造、斷章取義地愚弄十二億中國人民的行為是非常不足取的。

六、關於慧木碰撞的問題。

彗星的運動軌道是橢圓的、運動的軌道。關於這個軌道的計算,現代科學確實能夠在一 定範圍內預言。然而當要改變這種軌道時,特別當其速度最小(即在極值點上)時,改變其軌道所需的力並不是很大,而軌道所產生的改變卻可以很大。所以只要有適當的外力在這時施於彗星就會改變軌道,這在科學上是不足為怪的,所以使彗星原來撞地球的軌道偏離,從而進入慧木碰撞軌道是完全可能的。人類都可以改變小行星軌道,更何況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如李洪志老師的法身,而且許多修煉法輪大法的功友都看到過李洪志老師的法身給學員淨化身體等)。

七、另外新聞報導中說,李洪志先生是一個性格內向,不善於表現自己的人,而且與周圍相處的人都沒有發現他有如何的特異功能。

事實上,這是完全符合正常高層次覺悟了的人的標準的。常人社會的狀態是不能夠破壞的,不能夠隨便破壞或改變常人社會的社會形式。常人不能夠理解、知道具有大神通的覺者,大覺者也不會無故做出違反常人形式的事來,因為人間的這層法理是不允許任何人破壞的,不然的話那就會破壞人類社會所固有的特性。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是對任何覺者和修煉中的人的要求。李洪志老師歷來不主張隨便運用功能,他主張內修。所以用李老師不搞功能表演來貶低他的智慧層次、能力是沒有意義的。

李老師一貫不主張在常人中顯示超常的功能。有些功能在常人社會中運用,就會破壞常人社會狀態。比如說有人心性不好,這個人的心性還在常人的基礎上,他一旦具備了搬運功能,他甚麼壞事都會幹,國家機密都保不住;銀行有的是錢,他可以搬點來,這樣的事是絕對不允許的。所以也就沒有人看到銀行超常丟錢等之類的事出現。因此, 除非是重要的科學研究(李老師曾與科研部門搞過科研試驗),李老師從來不搞功能表演。同樣法輪功也嚴格要求他的學員不要有顯示心理,以免破壞常人社會狀態。

如果人看見一個活生生的覺者出現在半空中,金光四射,來給人講法、教功,那麼十惡不赦的人都會來學的,誰都會堅信不移一修到底的,就不存在「悟」的問題了,而修煉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帶著很強的有求之心、甚至不道德的想法來學法學功,其結果是甚麼也得不到。而且如果出現全人類都來修煉的情況,也就破壞了人類社會的狀態,就會改變人類社會的發展軌跡,所以這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還有一個特別令人感到震驚的假證據是,為了達到攻擊、否定李洪志老師的目的,作為一個國家的中央電視台竟然讓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出面否認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曾經為任何氣功做過鑑定工作。這可是個絕對不真實的偽證! 因為氣功高潮時,中國氣功研究會曾經委託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楊雨霖等所領導的課題組為中國氣功研究會管轄下的氣功師做鑑定工作。這是中國氣功研究會所管轄下的氣功師和中國航天醫學工程研究所有關人士等都知道的鐵的事實。難道這位物理學家的所長也和何祚庥一樣不管職業道德規範,和政府一樣不管事實就可以瞎說欺騙世界輿論嗎?

八、結束語

根據現代科學的可實證性,任何人要實證我們的現代科學的任何一個規律和法則,必 須接受現代科學的教育、培養和訓練,以達到現代科學的標準和要求,方可實證。同理對法輪大法的實證也同樣需要按法輪大法的要求進行嚴格的實修(即學法、修心性、煉功),達到了「真善忍」的標準和要求,方可實證。

全中國一億多學員中相當多的人按「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實證了法輪大法的法理和科學性,看到了同時同地存在的另外空間,看到了另外空間高級生命的存在(如我們就真正確切地看到了另外空間高級生命的存在,這是真實的鐵的事實)。而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確實能做人做不來的事情,如有無數的癌症和危重病人,甚至於幾十年患病久治不好、痛不欲生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都好了,其實這正是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給其淨化身體的結果,關於這點有大量真實可查的鐵的事實作為參考,如:詳見《北京某區355人修煉法輪功調查報告》時間:1996年9月──11月;《大連地區修煉法輪大法人群身體健康狀況的調查報告》時間:1998年2月,調查人數:6478人等。這一切都說明法輪大法不是甚麼歪理學說、封建迷信,而是一億多法輪功學員,通過實修所證實了的超常的真正的科學。

任何人如果不經過實證就妄加斷言否定法輪大法,實際上就陷入唯心主義、形而上學的誤區,在科學上犯了思考不嚴格認真,不完備,不實事求是的大錯誤。連毛澤東都指出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就得親自去嘗一嘗,不親自去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去實證一下,就盲目否定這是不行的。我們發現所有反對法輪功的人都犯了以上所例的錯誤。

科學發展到了本世紀末,竟然還有人犯這樣不科學、不嚴格、不全面的,只憑未經科學實踐驗證的猜測而輕易下結論的錯誤是可悲的,而且整個中國新聞媒介都在這樣誤導十二億中國人民,這種歷史的倒退是非常令人疼心的。真正的科學發展是任何力量也阻擋不了的,硬要阻擋是會使人類的發展受挫而付出沉重的代價,時間會說明一切。

一些修煉法輪大法的科學家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