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事件紀實(二)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一日】

X主席: 您好!

我是天津人,叫XXX,我煉功兩年多了,收益非淺。我想向您反映一些情況。

我自97年3月煉功以來,身體狀況良好。我原是一名癌症患者,曾在一個月當中做了兩次大手術,後又復發。 97年初,醫院要求我再做第三次手術,可是作為一個下崗工人, 這麼昂貴的手術費、醫藥費是無力支付的,就是每天吃的藥都要200 多元一副,家中負債累累加上百病纏身,真是生不如死。 就在這時,我有緣讀了《轉法輪》一書,開始走上了修煉的道路。經過學法煉功,不但我的癌症不治而癒,就連我十幾種其它病也好了。兩年多不但沒吃過一粒藥,也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 我的家人看到我巨大的變化,也走向了修煉的道路。

今年4月份,我看到了天津市教育學院雜誌刊出的一篇署名文章「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有幾處是攻擊我們法輪功的。當時我想:這麼好的功法,完全是教人向善,怎麼有關部門還要發表這樣的文章。我就抱著一種善心和善意,來到了教育學院反映真實情況。 我也看到了很多學員也來了學院反映情況,但院方遲遲沒有答覆。我們學員就有秩序地在院中等待,既沒有大聲喧嘩、也沒有隨地吐痰,就連紙頭、煙頭都沒有。因為《轉法輪》這本書裏告訴我們要做好人中的好人,我們就靜靜地站著或坐著。

週五下午,也就是23日那天下午6~7點鐘,警察出動,我當時去廁所,看到公路上110警車有四輛、大轎車有3~4輛,還有公安人員幾百人,把甘肅路堵的水泄不通,而且公安每個方隊都有一個人在指揮行動,同時開進院內。我回來後又看到學員中只要有人說話,他們就抓人, 就連給我們倒水的大爺說了一句話:「誰喝水?」當即就被抓走了。坐在我旁邊的一位姓巨的胖奶奶和一名學員說了一句話,有四個警察不由分說,就把這位奶奶兩人抬腳、兩人抓胳膊,就這樣懸空中抬走了。 而這位胖奶奶在途中已知自己的褲子被他們拽得露肚子和屁股、上衣把頭部全部蓋住。這位奶奶喊了一聲:「我的褲子。」而這四位警察根本不理睬,就這樣從校園的裏面一直抬到大門外。

我覺得大法好、這個功好,從祛病健身來講大有好處,我們不知道我們錯在哪裏,是雜誌刊登了這篇攻擊我們法輪功的文章。我們是反映真實情況的。我們就是來反映情況的,而且是按照真、善、忍去做,並沒有鬧事,卻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們不理解,我們都是好人,是更好的人,也是對社會有益的人。

我們就是為了社會穩定,才向您介紹我們天津發生的真實情況,我覺得真正擾亂治安的是天津公安部門,而不是我們。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遵守國家法律的,我們深知,今天的社會穩定是來之不易的,我們也非常珍惜這種局面。

希望中央領導人全面地、公正地了解一下這件事情。

此 致
      敬 禮

XXX 1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