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弟弟上訪被抓說起

【明慧網1999年11月3日】 我的弟弟是一個非常正直老實的人,修煉法輪大法後,他變得更加善良,工作上更加努力。可是那天,就是江澤民超越憲法賦予國家主席的權力,以個人身份在國外宣布法輪大法為邪教的第二天早上(10月26日),我的弟弟在國家憲法允許的範圍內,到人大常委會去申訴,然而他卻一去不回,第三天下午我們被通知他已經被抓起來關在看守所裏了。

我的弟弟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只是在履行一個公民的權利,而且他是完全出於善心,出於對政府對國家法律的信任之心才去的,為甚麼卻把他關在冰冷的看守所裏,把他當成一個犯人去對待呢?

想到我的弟弟是那樣一個書呆子式的知識分子,從來沒做過任何壞事,特別是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以「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自己,處處做一個好人。政府為甚麼要這樣對待他呢?

憲法是國家大法,是保護人民的基本生存權力的,從電視中看到,中國政府口口聲聲說要以法治國,那為甚麼國家主席違憲了沒事,而這麼多善良的群眾被迫害卻受不到憲法的保護呢?這些善良的人究竟做了甚麼讓政府如此痛恨,不惜動用一切、甚至踐踏自己制定的憲法去殘酷打壓他們呢?

也許有人會說:「他們為甚麼要去中南海?他們不是能忍嗎?」我不明白,僅僅因為他們去了中南海和平反映情況,就應該對他們大打出手嗎?我更不明白,他們去中南海既沒有一個人喊口號,也沒有一個人有過激的行為,而且完全是在憲法允許的範圍之內,就是想告訴國家領導人事實真相,只不過是人多了些,就錯了嗎?而且他們是在被天津公安部門抓打之後才去的,如果一個公民連說理的權力都沒有,那這個國家豈不是太可怕了嗎?現在,政府又針對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專門定出了懲罰辦法,把他們統統打成邪教徒,想致這些無辜的人於死地。我不禁要問:如果按照「真善忍」去做的人都是邪教徒,那人間還有不邪的東西嗎?甚麼是「真 」?在天安門廣場,當警察問到:你是煉法輪功的嗎?所有的真修弟子都說:「是」。雖然他們很清楚等待他們的是裝車、關押甚至逮捕判刑。但是,煉功人不能說假話。

甚麼是「善」?當警察打毫無過錯的法輪功學員打得滿頭大汗時,學員強忍疼痛從地上爬起來,從兜裏掏出手絹遞給警察擦汗,心中沒有絲毫怨恨。

甚麼是「忍」?自從政府公開大批關押法輪功學員,一些職能部門殘酷毆打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至今已有好幾個月了,與法輪功學員有過接觸的人,他們沒有聽到過一句罵人的話,也沒有挨過一下法輪功學員的打,聽到的都是勸善的良言,有許多警察被學員的善良打動,落下眼淚……

相信有良知的人都知道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善良的好人,是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群體,而能使他們這樣做的是《轉法輪》這本寶書。

在此,我們不想逐條羅列政府都有哪些行為違反了憲法,也不想爭辯法輪功學員為甚麼沒有違反憲法。我們只想喚醒那些心中尚存善念的人,不要被欺騙,心中有正念。因為人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善也好,惡也好,終究都是要自己去承受和償還的。

最後,我還想說,請政府不要再「庸人自擾」了,不要自己樹立那麼多不是敵人的敵人,從狹隘的政治利益爭鬥中跳出來看一看,其實法輪功並沒想推翻你,並沒有反對你,法輪功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話──不參與政治,真修向善!

快點放人,不要沿著錯誤的道路滑向深淵,因為那樣失去的是真正的民心,那是在自己動搖自己的政權。

北京學員 99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