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總理府前的呼籲(之二)

|

【明慧網1999年11月3日】 第二天,十月二十七日,剛過八點七位弟子便趕到總理府前。大家兵分兩路。三位弟子拿著學員們寫給總理的信又來到總理府。為了確保此信能交到總理手中,所以頭一天學員代表沒有輕易地把信轉交出去,而是打算再作一次努力,這天他們最後把信親手交到總理的專職人員手上。在這當兒他們還意外地碰上一群前來待機採訪總理的各大報社、電台的記者們。一次難得的弘法機會在總理府前叫學員們逢到了。記者中當即有對法輪功感興趣的,還索要了有關資料。

與此同時,另外四位學員在總理府前的弘法場上迎頭又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兩位警察一早趕來遞給學員們一份控告書,態度嚴厲地說,昨天掛法輪圖一事被檢察官斷定為違法行為。今天絕對不准掛。看來上級部門敏感的神經也被刺痛了。然而有了頭一天好的經驗,大家心平氣和地作著解釋。兩位警察被說得無話可答,最後不知所措地收回控告書,無奈地笑著說他們不得不請局裏的上級到場。

約過十分鐘來了三位年過半百的警察局裏的頭目。他們同樣板著臉,口氣生硬地聲明,法輪圖不能掛。四位學員不由分說地分別和他們解釋著法輪圖的結構,顏色,歷史及其意義,還把李洪志老師和法輪功在世界上獲得的榮譽證書的複印件給他們看。這三位的面容開始和善起來,並一致承認法輪圖和他們所認識的標誌絕對是兩回事。然而他們卻有苦衷,其中的一位說:我看你們確實是很可愛的人,只是我們也不得不執行命令。當我們給他們講到我們修真、善、忍,要講真話時,他們連連點頭。最後警察局的局長告訴我們,他要請示檢察官,派專業人員來了解情況,並雙手報拳請求我們在此之前千萬不要掛圖,除此之外,他們不干涉我們任何事。大家善意地答應了他。

在這稍稍鬆口氣的空當兒,一位學員拿著一封請德國總理轉交中國政府的信及在場學員的簽名,還有此信的德語譯文和有關資料,走進總理府。她真誠的舉動打動了接待室的工作人員。她還意外地得到了總理府警衛的幫助,直接和總理的一級參謀見面,遞交了信件並和他作了簡短而極友善的交談。

大約下午兩點左右,來了兩位專業人員。他們是檢察官派來的,一見學員的面就開門見山地說,他們是來執行命令的,要學員填一份表,目的是他們要收走法輪圖,交到上面作檢察。學員們又努力地作了各種解釋,認為他們這樣做不妥,因為他們把法輪圖誤認為納粹標誌,這是他們該澄清的問題,而不該先入為主收走我們的圖。兩位專業人員也覺得學員的話合情合理,便收回表格並和氣地接受了一本學員們推薦給他們的《轉法輪》一書,說要轉給檢察官。其中的一位還對一位學員透了風:其實他們都知道兩個圖不是一回事,那位檢察官也知道,只是這裏面有點政治背景,因為此地是總理府門前。

一天的風波總算告一斷落。讓大家滿意的是,來的幾撥人,都是板著臉來,笑著臉走。然而對不讓學員掛圖,內心深處大家還是接受不了。這時趕來了一位剛下班的柏林的學員,她驚訝地問,怎麼不掛法輪圖?一句話點到了大家的痛處。一位學員說:我們連法輪圖都護不住,還想護法?蹲監獄也得掛圖!另外兩位學員不約而同地想到國內「八弟子捨身護寶書」的壯舉。大家心情沉重起來,認為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悟一悟,明天該怎麼辦?

第三天,十月二十八日清早,六位弟子先後來到弘法場。一見面就迫不及待地談及掛圖一事。有的已作好充份的準備去打官司,一不做,二不休,法輪圖一定要掛。另外兩位學員一早起床時才想到,那位拿圖的學員今天一時來不了。便意識到這是師父安排的,是在點化弟子不要掛圖。其中的一位學員頭天晚上還和加拿大學員通了電話談及掛圖一事。那位學員對此有不同的看法,認為護法不在於形式,要因地而異。今天一大早她又從加拿大打來電話,說他們那兒好幾位弟子昨晚特地討論了此事,覺得大家的決定不妥。她還介紹說,加拿大學員在圖書館裏或博覽會上弘法時,若別人提出不准掛圖,他們就不拿出來。因為師父在今年三月份紐約講法中回答問題時說過:法輪圖給人看是對人太偏愛了。她建議大家看師父在「大圓滿法」中附件裏的幾段話,還提醒說不得涉及政治性爭端和違反當地法律等等。大家仔細閱讀了師父的這幾段話,漸漸地冷靜多了,覺得那份養精蓄銳的爭鬥心也沒了。儘管大家知道根本沒違法,但覺得硬做也許會引起不必要的政治糾紛。而且大家的初衷是呼籲總理幫助我們。如果大家忍一忍也許會更好。

這時一位女學員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嘛。大家都笑了,覺得有理。正在這時,她接到一個手機電話,得知一個消息:幾位外地的弟子昨天聽說了法輪圖風波一事後當即開車要趕到柏林,認為法輪圖一定要掛。然而他們一路上竟然開岔了道,車開出去很遠才發現開到相反的方向上去了。他們便意識到,不該來柏林。

這天天氣特別好,一改前兩天呼嘯的秋風和陰沉的天空。明媚的陽光暖融融地照在學員們身上。大家的心情十分舒暢。

說也奇怪,大家的心放下了,這天再沒有一個警察和甚麼專業人員來過問圖形的事。看來他們對大家十分放心,知道這些人絕不會給他們找麻煩。也正是這一天德國聯邦議會會議在離總理府不遠處的市政府大樓裏召開。過往的記者們無不搶下學員們煉功鏡頭和拍下呼籲的橫幅。

高大的載滿遊人的旅行車來來往往十分繁忙,停車處正好離大家幾步之遙。每到這一站導遊按慣例在車裏向遊人們解說介紹周圍的名勝,然而遊人們卻清一色地全神觀看學員們的煉功。

第四天,十月二十九日,這天天氣仍是那麼好,秋高氣爽,充滿陽光。幾位學員仍是平靜地煉功,學法。後來又加入了幾位住在柏林的弟子,他們是抽空趕來的。

這天大約12:30,突然一輛輛單騎摩托警車從大家身邊的馬路上開過。大家猜到,可能有國家級要人將路過總理府。沒過多久,警車一個挨一個停在馬路兩邊。街面戒嚴了,除幾個學員煉功外沒一個行人和過往的車輛。剎那間四週寂靜,聽不到一點噪音,只有大法的音樂在悠揚地回旋著。兩位正煉功的學員驚奇地睜開眼,只見先是白色開道車,十人組成的陣容,一邊五輛摩托車,隨後一輛掛著德國國旗的轎車徐徐開來,緊接著是一輛掛有其他國家國旗的車和一長排官員的轎車緩緩開來。在空盪的街邊煉功的學員們必定無疑會落入所有車中人的眼簾。

煉完功後大家談到此事,這才明白警察為甚麼那麼擔心學員們掛圖了。當天晚上大家從新聞裏得知,波斯尼亞總理今天訪問德國。

第五天,十月三十日,這是個星期六,來到總理府附近散步遊玩的人特別多,所以來看弘法場上的資料的人也比前幾天多得多。他們饒有興趣地閱讀木板上貼去的德國學員的修煉體會。他們實在無法理解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許多善良的老人十分同情受迫害的大陸學員,甚至要捐錢。當得知學員們在這裏呼籲人們道義上的援助時,很多人簽了名。

這天,幾位學員還遇到一幕。當大家正煉功時,一時間一長串轎車停在學員們身邊。接著走下一群官員,來到學員們擺放資料的木板邊觀看。後來大家知道,這些是一批來自波斯尼亞的訪德的官員。他們真不虛此行,因為他們知道了重要的三個字「法輪功」。

(德國學員供稿1999年11月3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