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訪辦被公安局接管了

【明慧網1999年11月2日】 我很想在人大常委會開會期間提個建議,請求人大常委會根據憲法第67條和第71條的規定,組織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調查委員會,還法輪功以清白。可是原在西皇城根的信訪局已經關閉,我就去了永定門上訪接待站。

10月29日上午10點,一到接待站大門口,就見穿藍色西裝的四五十人熙熙攘攘,盤查欲進接待站的人。我徑直往裏走,也有不少人盯著我,但見我理直氣壯,也就沒有受到阻攔。令人吃驚的是,如此重要的國家機關,竟沒標牌,不問找不到,而且又髒又亂,簡直像是收容所。進大門約百十米拐進左側低矮的平房,才到人大接待公辦室的接待窗口,再往裏走,是中辦、國辦的接待窗口。我在人大窗口等了約10分鐘,隔窗望見辦公人員出現,我說明來意,他給我了一張印有編號的表格讓我填寫。填寫完畢,又等待10多分鐘,將表送回玻璃窗內,就被告訴說事情辦完了,你可以走了。離開接待辦。走出大門口,就見一群西裝圍住一青年人,一邊推來推去,一邊責問,「你究竟從哪裏來的?」「我老家是五常的,現在北京工作。」「呵,你是從哈爾濱來的呀,黑龍江的!把他帶走!」「我在北京工作,是來上訪的,不是黑龍江的……」「從哪裏來的都不敢承認,還說是煉法輪功的?!」「揍這小子!」「打他!」就這樣連拉帶推,就把青年人強行塞進一輛押人的中巴裏。

我正在莫名其妙,「為甚麼在國家用接待站門口,竟有這種事情?」就聽路邊一位北京市民詢問西裝人士,這裏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有這麼多外地車?回答說穿西裝的是各省公安人員,來接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見過路市民有所不解,就說:「他們淨給省裏添麻煩,神不知鬼不覺的跑來北京,人多的使接待站承受不了。中央說哪個省要再超過10名法輪功人員進京上訪,乾脆讓省委書記帶隊來中央算了!這誰受得了?!就叫我們來這裏守著,不讓法輪功的人進去。我們來北京10多天了,哪兒也不讓去,就在這守著,這天忽冷忽熱,也夠受罪的,都是讓法輪功給整的,我們不治他們治誰?」「你們要在這維持多久?」「我們省的人已經在這裏值勤一兩個月了,半個月換一批,過兩天打擊邪教的文件一公布,法輪功不敢來了,我們也該回去了」「這裏是接待辦,人家是來上訪的,你們不讓進去這算怎麼回事?」「那我們不管,我們的任務就是避免他們上訪鬧事,把他們接回去再說!」市民搖頭唉嘆,感慨萬千。

我回家後,正巧碰上星期一去中辦國辦的上訪的人員,說是被派出所接回來的,待了半天黑屋子才放出來。可嘆,接待站本來是黨和政府聯繫人民群眾的重要渠道和紐帶,可為了對付法輪功,竟出現了上訪接待站被公安局接管,公安便衣警察把門的局面,完全斷絕了黨和國家與人民群眾聯繫的途徑,黨和政府怎麼了解民情?如何才能實現以法行政,以法治國?

北京法輪大法弟子 199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