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大陸消息

【11月17日大陸消息】 我是10月底從北京被押回武漢的,當天到了拘留所,這天已有很多各地的大法弟子被關在裏面。大家堅持學習,背誦「論語」,「洪吟」和經文。互相探討交流時被犯人的班長發現了,報告給管教,管教就找學員們談話,叫去的學員仍然背誦「論語」,管教就叫一幫女犯人打我們的耳光,邊打邊問:還練不練?背不背?當我們表明要練和背後,就被要求罰站,站了一天。在罰站時有的學員回嘴,女犯就拳打腳踢,抓住頭朝牆上撞,過了一會兒,這個學員就開始吐了,臉色蒼白,再過一會兒,臉色就變得紅光滿面;還有一位年齡較大的老太太回嘴,但並沒有挨打,這位學員心想,怎麼不給我消業,可就是沒有人打她。第二天早上跑步,女犯人因為這位老太太跑慢了就拳打腳踢,打倒在地後,老太太自己爬起來接著跑,旁邊站著很多女犯人都看著。

我覺得要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我覺得我們集體背誦的方法不太妥當,因為影響了其他犯人的休息,她們早上起來幹活直到晚上,而且這一天正好是提前下班,因為我們搞得她們不能好好的休息,所以她們就有些怨恨我們。

接著我們被分散到各個車間,同女犯人一起幹活,同吃同住,幹活一直要幹到晚上11點。有的學員悟到:這又是一個修煉環境,師父說過,修煉人身邊發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大意如此)。很多犯人通過和我們的交流思想變化很大,知道學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有的人說出去後一定要學大法。

武漢學員 11月17日



【11月17日大陸消息】
某市區政府於11月9日起,將進京我們上訪的大法弟子集中於一個初級職業中學辦學習班,至今已有21名大法弟子,有的由派出所送來的,有的由監獄15天拘留期滿送進來的。每天上午由幹警組織我們學習,或以二比一至三比一比例分組對我們進行個別談話。

我們清早把室內外衛生打掃乾淨。言談舉止處處以大法嚴格要求自己。白天除參加學習外,空餘時間我們就抓緊學法,交流,背經文,「洪吟」,夜深人靜時,就起床煉功,這裏成了我們學法、交流、煉功的好環境,在這個環境裏,每個學員都提高得很快,悟性也得到提高,心靈得到進一步淨化和昇華,心態祥和,精神飽滿。

每天都有親朋好友來探望,面對幹警的嚴詞說教與好言相勸,面對妻子,丈夫的苦苦哀求,兒子女兒及老父老母的悲切哭泣,我們沒有動心,因為我們的心中只有真善忍,只有大慈大悲的師父。師父為了我們承受著一切,期待著我們每個弟子能夠堅定地從人中走出來,洗淨人身的污垢,捨盡人間的一切,經受人間痛苦的磨難,從而建立自己的威德。

大法學員 11月17日



【11月16日大陸消息】
自從中央定「X教」以來,許多貴州大法弟子接二連三地走上了上京之路。有一些學員在上火車時即被公安攔下車來,但仍有很多學員衝破重重險阻,成功到京。有到信訪辦直言上書的,有到天安門煉功和平請願的,大多被公安抓住後通知駐京辦事處押送回貴陽市。

目前貴陽各地拘留所、戒毒所等地關押著約50多位上訪學員,其中,稅務所學員周淑芳被開除工作;學員陳拓宇、蔣明至今下落不明;陳拓宇夫人是一勞改農場管教幹部,家有一8個月大小孩子,也被開除工作;黨校學員王英未進京上訪也被拘留,王英在被拘留期間絕食5天,後被釋放回家,家人才知其行蹤。目前所有被關學員一律被告知不准接見。

目前仍不斷有學員趕往上京的路上。貴州弟子誓用生命捍衛大法,堅修到底。

貴州弟子 99年1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