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和看法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我和未婚夫是7月31日早晨去的北京,從長途汽車站買票上的車。上車前警察盤查,搜包,雖然有許多個體戶車輛也去北京,而且路上檢查的少,但是我們還是選擇了國營長途汽車。我們心裏明白,修煉人任何時候都應該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當時我的包裏有一封致政府的公開信,但搜包的警察沒有發現,而且一路上非常順利,下午就到了北京。(走之前我們擔心牽連單位,都寫好了辭職申請和退黨申請書放在了辦公桌裏)。

在天安門廣場,我們看到了許多警察和便衣,戒備森嚴,還有兩輛大客車在旁等候。我們不禁相視而笑,談起了一個真實的笑話:有個單位的大法學員上訪去了北京,單位派出幾個人去尋找,結果這幾個人剛到天安門廣場沒多久,就莫名其妙的被便衣強行帶上客車盤查他們是否是上訪的大法學員,直到他們拿出了單位的介紹信才被放出。後來才知道,三人以上的團體都要被查問。一個北京的出租車司機給我們開玩笑說:在廣場上,便衣比遊客還多,看哪個像上訪的大法學員就被帶走,真有點草木皆兵了。

我們在廣場上稍微休息了一下,希望能遇到其他的上訪弟子,商議一下如何反映。但人海茫茫,又不知從何找尋,只能暫尋住處。

第二天,我們決定反映事實,根據新聞上曾經報導的地址,我們找到了府右街中南海西門,門警詢問後將我們帶到府右街派出所,我們看到七,八個大法弟子已經在一輛客車上坐著,車門被幾個武警看管。派出所登記了姓名,住址後,問了來的原因,目的,我們如實相告,並談了自己的想法。但他們並不理會,反而冷嘲熱諷,見此情景,我們便不再多言,只將致黨中央的信交上,希望轉交上去。他們收下後,我們就被本省在北京守候的警察帶走,送回原單位看管。

在去北京的短短幾十個小時中,我們身心經歷了很多考驗,對大法對自己的認識逐漸地在成熟,做為一個真正修煉大法的弟子,心胸坦蕩,正大光明,無所畏懼,老師的詩中寫道:〝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如果連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都不敢承認,都要去隱瞞,欺騙別人,那又怎麼算一個真修弟子?

現在有許多修煉人認為對領導說不煉了,應付了事,自己回家悄悄煉,心裏有大法就行了。我覺得這同修煉人的光明磊落是背道而馳的,同真善忍的標準也是不相符的。不管是從自己身邊的環境做起,還是去北京護法,我們都要以法為師,擺正自己的心,用最善的一面去對待,以提高自己的心性為首要,在困難,挫折和各種名利情的考驗中就不會被常人心所帶動,保持自己內心的一片淨土,堅定的修煉下去,直到圓滿。

以上是我的經歷和一點體會。

一名大陸學員99年10月18日